那个神秘的洋葱路由,其实它长这样

作为最负盛名的网络匿名有效实践的工具,Tor从没想着隐藏自己。如今,一家数据可视化厂商通过收集来自借由此工具实现隐私强化的设备发出的位置与宽带数据,展现了Tor网络的“全景”。

1996年5月,美国海军研究实验所的3名科学家提交了一篇论文,题目是《隐藏路径信息》,提出打造一个系统,使用者在连接因特网时不会向服务器泄露身份。他们称之为“洋葱路由”,因为保护数据的口令像洋葱一样层层迭迭。

2003年10月,Tor软件公开发布,有关该软件的讨论很快遍布于各大论坛,Tor也成了最有活力和最重要的工具。极客、特工和一些志愿者开始在全球各地测试Tor是不是真的能够帮助他们隐匿身份,不久后,人们就可以自由地浏览互联网而不会被别人跟踪了。

一般我们普通的网络访问,用户与服务器之间的记录都是可以回溯的,能通过找到用户的IP地址,进而调查真实身份,普通的代理服务器即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更改访问来源,但是却无法隐藏自己。所以,不要以为你在网上用了匿名或者马甲就可以随便乱发言,其实是很容易被有心人士追踪到的,这其中可能就包括了政府和黑客。

但Tor的原理,是将P2P的分布式机制引入,将每一个安装了Tor的用户的计算机变成加密的中继连接,当用户基于Tor访问“暗网”时,他的路径会随机(或者说无序化的)经过多个中继连接,而且每一次都是变化的,没有任何一个中继或服务器能够获悉完整的连接痕迹。事到如今,分布于全球的中继节点,使得Tor彻底的去中心化,每年有着近5000万人次下载Tor,连Tor的发明者都承认,自己“也无力摧毁Tor了”。

保罗·西弗森是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的数学专家,他开发了Tor技术,目的是为人们在线交流提供安全保证。“我们希望能够有各种不同类型的用户,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知道网络的那头是一个癌症病人还是一个海军军官。”为了做到这一点,西弗森和他的团队做出一个决定:他们设计的Tor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这意味着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Tor进行评估和改进。

Tor并不仅仅能够帮助网站访客隐藏身份,它同时可以帮助建立网站的人隐藏自己的身份和服务器所在位置。Tor可以为政府网站提供一个秘密掩体,这样如果网站受到攻击,特工可以访问隐藏版本,黑客则无法追踪到他们。这就是所谓的“洋葱网站”,Tor的创立者称之为“隐性服务网站”,然而,它有一个更为耸人听闻的名字——“暗黑网络”。

“暗黑网络”的概念是相对于表层网络而言,其“暗”在于常规的搜索引擎无法搜到,也基于此,Tor被称为开启“谷歌看不到的世界”的钥匙。其“黑”则更多出于“丝绸之路”等网络黑市利用此技术进行不法交易。此外,在一些影视剧中,Tor也被“刻板印象”并且因此加剧了受众对其“暗黑”的“偏见”。

《纸牌屋》第二季中,女记者佐伊被男主角弗兰克谋杀,她的记者男友——或者说是炮友——卢卡斯为了调查已经当上副总统的弗兰克,通过一个名为Tor的工具访问“暗网”,寻找黑客帮忙挖掘弗兰克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过程就是在“暗网”中完成的。Netflix在拍摄这个桥段时,甚至邀请了真正的网络黑客格雷格·豪斯充当顾问,力求还原剧情的真实性。

在《犯罪心理》第十季大结局中,凯特的侄女Meg被一个人口拐卖团伙捉走放在网上拍卖,最终被一个肢解活人的变态高价买走,这个网上拍卖人口的网络也属于暗网,甚至连FBI的黑客高手Garcia也无法追踪到这个网站的IP地址。

Tor进入了第十年,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它,旁观、隐秘的传播、信任或者有所恐惧。然而并没有多少人去认真的打量它:当我们在谈论Tor,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目前,在数据可视化软件企业Uncharted公司发布的名为TorFlow的项目中,Tor的全部6000个节点当中有1300个来自美国,此外,它各大主要hub所在地包括德国、法国、荷兰以及英国。

TorFlow还显示出一些我们料想不到的Tor节点位置,例如利比亚以及利比里亚——我们当然能够理解这些地方的民众有使用Tor以保护自身安全的需求,但却想不到这里也会存在托管主机。

更早的时候,在悉尼的自由程序员卢克·米尔兰达启动了Onionview计划,它的目标是展示Tor网络的规模及其成长情况。“人们认为Tor是一小撮人在地下室里通过电脑操纵着的网络。当他们看到地图时就会说,‘我去,全球看上去至少有6000个节点。’”

尽管Tor起源于美国海军的一个研究项目,后来托管在麻省理工学院,然而喜爱隐私的德国人已经在总节点方面超越了位居第二的美国,其后则是法国、荷兰、俄罗斯。

Onionview的图表也抓取到了斯诺登泄露的NSA监视计划使Tor脚印增多的迹象:五年以前,Tor网络由2000个节点组成,而如今则有6425个节点。即使是在2012年,斯诺登泄露的NSA文件也显示NSA很难辨别Tor用户。该网络如今使用数千个跳转节点,追踪Tor用户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

围绕Tor的争论一直都是在技术本身是否有罪的框架内。事实上Tor有很多用户类型。社会活跃分子会利用它的匿名机制来规避审查,军方会用Tor进行安全通信和规划,家庭使用Tor来保护儿童和他们的隐私,新闻界会利用Tor进行背景调查,核实信息来源。Tor的项目主页有一个关于为什么Tor不会帮助犯罪的精彩声明,简而言之:Tor的存在对犯罪行为的帮助并不会比Internet多。

虽然有“海盗罗伯特”们可以通过Tor无节制的消费人性的欲望,但也有人通过不被它追踪的便利传递“阿拉伯之春”。如“丝绸之路”案件公诉人巴拉拉所说:“在因特网上匿名没有任何不妥,像比特币这样的货币形式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允许毒品交易、洗钱、雇凶谋杀,问题就来了。”

编辑/杜强 文/乔梦雨

(图片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