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朱永嘉先生

世事纷扰,网上看到消息,朱永嘉先生于2023年1月5日去世了。知道朱先生是老孔在多年前的博客上提到过他,而且不止一次:

“(2012年)5月30日,周三,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上午拜读了朱永嘉先生的大作《论曹操》,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2年5月版。我很景仰朱永嘉先生的学问,读过他许多文字。此书翻看片刻便知道是上上之书,一股对历史深刻洞见之后产生的担当气息,弥漫在字里行间。”

2009年7月25日《青岛,你把我晒伤了》也有提及:“北大《观察与交流》33期是朱永嘉的《永嘉三章》,附录是朱学勤先生对朱永嘉的回忆《“凌伊”先生》。朱学勤一向文笔绚丽灵动,胜过所有中文系学者,但这篇以真情见长,文笔老到,论人客观,实乃佳作也。”

2009年一篇博客《谁来搵天下泪》中提到:“抄录朱永嘉近作《闲话六十年间二三事》中的一段话。”

受老孔影响,兄弟买了朱先生的两本书,一本即是《论曹操》,一本为《明代政治制度的源流与得失》。第一本尤其喜欢,书上当时划了不少横线。

翻到当年日记,2012年6月5日:今日于单位接当当送来之书,《论曹操》、《李白诗选》、《苏轼诗词选》及《毛泽东诗词全集赏读》。晚读朱永嘉大作《论曹操》,有思想,有性情,是近年难得一读的佳作,当细细读之。

6月9日,周六,雷阵雨,今日在住处休息,一日阴沉,傍晚风雨大作。继续读《论曹操》,多是史书原文,作者引导读者读原文,把不同的部分串起来,很鲜活的著书方法。

目前网上有一些纪念的文字,如保马公众号就写得特别好:“朱先生是中国革命历史的见证者和思想家,他的后半段经历饱受背叛的折磨,甚至他的猝然离世也和某种程度的背叛有关,但他始终像那在怒涛中巍然屹立的碣石山。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是幸运的,“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型”,朱先生为我们树立了革命者的活生生典型形象。正是朱先生,在我们这个惶惑的时代指点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知识分子与历史的关系的难题。形形色色的伪君子都在试图占据一个貌似中立的立场,声称自己是客观的,不偏不倚的,实际上我们从这些人口中听到的永远是对历史的遗忘与背叛。”

张晴滟在微博上说:“读书人常有,真正亲身参与了改造世界和创造历史的读书人不常有。”

郭松民说:“《诗经》说,’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朱永嘉先生是“有始有终”之人!”

古代文学史上常讲建安风骨,什么是“风骨”?朱先生就是有“风骨”之人,始终坚持自己的立场,不作随风摇摆的芦苇,“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行文至此,本当结束,又在网上读了老孔推荐的《永嘉三章》,附录朱学勤的《“凌伊”先生》,并朱先生回忆狱中经历文字,感慨系之良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