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台湾知名女歌手,才貌俱佳情深不寿,渣男最终遭报应大快人心

  自古有言,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人世间痴情女子无数,娱乐圈也有两位为情所困的代表女星,一位是香港女星陈宝莲,一位是台湾女歌手于枫。

  

  于枫本名张豫汶,1961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市左营区的海军眷村,和陈宝莲同属牛,却足足比她大了一旬。她毕业于高雄市私立树德高级家事商业职业学校,因家境原因19岁就在台北的丽声歌厅驻唱。

  

  因外形冶艳性感、嗓音娇嗲迷人,台风又大方,有她的歌迷将她推荐到当时的中国电视公司,于枫很快成为中视签约艺人,并尝试向主持和表演的方向发展。

  

  天赋卓然又上进肯拼的于枫, 成为上世纪80年代台湾当红女星,媒体赞她有“白嘉莉的口才,杨惠姗的身材”。她的成名曲《爱在旋转》在台湾唱得街知巷闻。

  

  在那个保守的年代,于枫是同龄女星中敢于暴露着装的一位。她的个性大胆随性,不惧公开展现个人风姿。

  

  但事业发展的顺遂,并没有为她带来一份稳定的感情。在爱情的道路上,她不遇良人,连连受伤。同时,因为拍摄性感写真,她的家人也不理解和疏远她。

  

  成名后不久,于枫结识了商人黃文甯,与之陷入疯狂的爱恋。当时黃文甯已经结婚并育有三子,但于枫根本无法从这段感情中超脱出来。

  

  中途黃文甯生意遇到挫败,为了讨他的欢欣于枫帮他还债,不惜卖掉自己的珠宝首饰和一处高级住宅,还到处接下秀场活动。

  两人的感情纠缠多年,浓烈而激越,却始终难有结果。失落的于枫一度嫁给大她25岁、对她悉心呵护的菲律宾华侨黄汉杰,不过这段感情也仅仅维持了三年。

  

  放不下的于枫在离婚后又回到黃文甯的身边,但两人只是同居关系,未能步入婚姻。于枫29岁那年,被黄太太友人揭发破坏别人家庭,且已经怀孕,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于枫却刻意隐瞒怀孕事实,还表示自己已和黃文甯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结婚。

  

  同年8月,于枫在台北市中正区台大医院产下一子,取名黄华伦。

  

  虽然经历了剖腹产,吃了不少苦,但于枫非常疼爱这个孩子。

  

  不过就算已经有了后代,于枫和黃文甯的感情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于枫一心一意对待黃文甯,但黃文甯多年不改沾花惹草本性,而且长期欺骗于枫,甚至后来有了其他女人都不再掩饰,还不断在经济上压榨于枫。而于枫因为做“小三”也饱受社会舆论谴责,还得了抑郁症。

  

  得不到黃文甯同等感情回馈,于枫经常和黃文甯吵闹,但吵不出什么结果。对现实无比失望的于枫,采用最极端的方式抗议,包括吃药、割腕。

  

  好在两次自杀于枫都被及时送医。但对于这段感情,于枫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一心求死。1996年10月,于枫因黃文甯与其他异性交往甚密,发生激烈争执,当着他的面就吞下了大量安眠药,直接被送到医院洗胃。回到家后,万念俱灰的于枫支开黃文甯,让他出门去买排骨面,自己在家中卧室里上吊自杀。

  

  第一个发现她的人,是年仅7岁的独子黄华伦,他长大后曾表示,一直忘不掉母亲上吊的画面,多年过去仍沉浸在那种阴影中。

  

  于枫被送医后,整整加护抢救了6天, 终因多器官衰竭而宣告死亡,享年35岁,死后捐献了个人器官。让人万没想到的是,于枫死后,黃文甯火速搬离了两人的爱巢,试图与于枫划清界线,也没有安慰于枫家人,此举遭到于枫家人的严厉斥责。

  

  于家将黃文甯告上法庭,说他知道于枫要自杀,故意找借口离开,没有及时施救,犯了“遗弃致死罪”,但台北地检署认定于枫死于上吊自杀,对黃文甯不予起诉。

  

  虽然生前不负责,于枫死后黃文甯却想分于枫的财产,但于枫生前并没有留下遗嘱,为此于枫母亲谢桂英与黃文甯争讼之年。于枫死后不到5年,最高法院裁决谢桂英和黄华伦各持有于枫一半遗产。不过因为于枫已逝,黃文甯是黄华伦第一监护人,两方各得近400万。

  

  地方法院还拍卖了于枫的生前私物,包括房子和奔驰车等,所得款项依旧是各得一半。于母不甘落泪,但审判结果无法改变。

  

  于枫死于自尽,黃文甯的日子也开始走下坡路。

  

  他拿到了于枫的遗产,却全花在了女人身上,而这些女人没有谁真爱他,都是为了他的钱。早就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的黃文甯于晚年中风入院,最后一任女友黄祖儿携款弃他而去。

  

  后来黃文甯捡回一条命,但半边身子不能动弹,一切生活事宜均要他人代劳。因为经济拮据,他连儿子黄华伦的学费、生活费都掏不出来。后来只得回老家,由八十岁的老母亲照料,晚景颇为凄凉。

  

  而于枫母亲在知道这些事之后,只是冷漠地表示:交给老天爷惩罚他,他这么坏,我的女儿给他骗了好几千万,老天爷就是要惩罚他。

  

  凡事有因果,黃文甯最终还是为自己的荒唐混乱买了单,只可惜于枫那么重情孝顺又漂亮有才的一个女子,因他而英年早逝。

  

  更离谱的是,黃文甯曾在于枫死后,表示他经常梦见于枫,还说是于枫的闺蜜罗霈颖带着于枫打牌害她自杀,此言也遭到罗霈颖气愤反驳。

  

  于枫的儿子黄华伦则表示,母亲死后,他没有梦到过她,也不太记得她的长相了。因为和黃文甯共同生活,黄华伦非常维护父亲,觉得母亲的死不怪父亲,是“妈妈先追求爸爸的”。

  

  2020年罗霈颖故去,黄华伦前去吊唁,表示“希望罗霈颖与母亲在天上相伴”,“如果不巧碰到我爸爸了,希望把人世间的纷扰放在人世间”。彼时,黃文甯已经证实故去。

  

  爱可以真诚,却无需过度浓烈。虽然黃文甯不义,但于枫自己也有过错,先是插足别人家庭,后是遇人不淑却没能及时止损,最终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选择即风水,人生的好运气,皆藏在日常言行举止中。修身养性,进退有度,才不会损耗自己的福报,才能越过越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