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本书《瓦尔登湖》

我虽然喜欢独处,但是我喜欢住在人堆儿中。比如住在北京南锣鼓巷的北平国际青年旅舍中,比如住在村子大寨的独立小院中。我认同人是群居动物,所以我是一个极其普通与正常的人,与圣人与疯子都没有关联。

文学绝不是粉饰太平的工具,而是要揭露黑暗与悲剧的战刃。这是我听莫言讲的关于他对文学作品的解读,我突然找到一点作家的使命与责任。

梁晓声也说过,人不必都如何如何,而学文学的人更多是籍籍无名者,不求混同与社会,不求享有于地位,而是觉悟了的笔耕不辍者,已然脱离了尘俗的奴隶之身,不受俗世所束缚。

了解了《瓦尔登湖》的内容与理念后,你会更向往生活在乡村,乡村就是梭罗生活的瓦尔登湖。瓦尔登湖是断舍离的境界里程碑,至少在环境与物质层面,甚至在社会属性层面都做到了不低的境界。这里有一个关键的词,它诠释着一个人的认知,就是:享受。这两个字比“接受”更高级,是一个人观念的层级表现。如此想来,什么时候我肯坐在河边垂钓时,方能进入到下一个境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