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演电影,怎样提高制胜率?

  今年春节档终于有些复苏迹象,尤其流量带着新片齐齐亮相,为电影市场的发展注入强心针。王一博主演的《无名》和易烊千玺主演的《满江红》均定档大年初一上映,粉丝早早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冲票房,而路人却抱着冷静的审判态度旁观。

  其实,这般舆情割裂发生在流量演电影上并不稀奇。从流量元年开始至今,有不少流量花生都投身到了大银幕战场,不过成绩两极化。随着时代变迁推动行业逐渐正向发展,流量演电影的背后原因也在转变。他们跨屏转战大银幕有何优劣势?怎样才能敲开电影大门呢?

  触电电影的不同驱动力

  流量+电影这个组合从2014年拉开流量时代序幕之后的第二年开始频繁上演。彼时,流量艺人出演电影背后有内外两股驱动力。外因在于,资本。在早年流量盛行的大环境下,外来资本入局影视行业,滋生浮躁风气,IP+流量+大制作的爆款公式应运而生,流量艺人成了该公式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流量生里曾经的四大三小,全部都有过电影表演经历。譬如鹿晗有《重返20岁》《我是证人》《盗墓笔记》《上海堡垒》,杨洋有《左耳》《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急先锋》,王俊凯有《解忧杂货店》。这些电影上映时间集中在2015年-2020年,正是流量大行其道之时。

  如果说流量生触电电影,背后有资本瞄准粉丝经济富矿割韭菜的手在推动。那么流量花与电影结缘,同样离不开资本的力量。相比拥护流量生的强战斗力女友粉,流量花吸引到的事业粉,武力值一样不容小觑。

  杨幂主演的系列电影《小时代》不断刷新票房记录,《分手大师》《何以笙箫默》《我是证人》《怦然星动》票房同样亮眼。赵丽颖主演的《女汉子真爱公式》《我们的十年》《乘风破浪》《西游记女儿国》等电影也都成绩不俗。

  吃到流量元年红利的一些85花,率先进入电影赛道。之后,90花跟随进场。迪丽热巴担纲女主的电影有《傲娇与偏见》《解忧杂货店》《21克拉》,杨紫主演电影有《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烈火英雄》《沉默的证人》。但90花的电影成绩单似乎比前辈85花要稍微逊色,这或许跟先入局者先吃到红利有关。

  在流量时代,流量艺人出演电影还有一层内因,即:拓宽表演版图和转型需求。易烊千玺拍摄《少年的你》《送你一朵小红花》《奇迹笨小孩》,要么带有青春伤痛文学色彩、要么带有现实主义烙印,对于爱豆转为演员的口碑树立助力很大。杨幂接连上映的两部电影《宝贝儿》《解放终局营救》,一部文艺片,一部主旋律,都是能为演员加成的题材类型,前者也被外界视为其转型的重要一步。

  随着政策监管,内娱进入后流量时代,生长环境的改变使得流量艺人更如履薄冰。以及资本退潮后,流量这个词在行业乱象中被染上的贬义色彩依旧未褪去,都加剧了流量艺人要面临的严苛审视。

  于是,一些人决定主动破局。出演电影,成了出击的方向。既有想借助行业鄙视链顶端的电影来提升业内地位,也有想通过演主旋律电影为自己背书,还有的人终极目标就是拍电影、演剧只不过是为圆梦的跳板。

  于是,越来越多的不同代流量艺人前仆后继闯荡影坛。王俊凯去年上映两部题材迥异的新片《断桥》《万里归途》,全都颠覆形象大挑战,虽然收获了业内人士给予的敬业称赞,可是扛票房能力比较一般。

  王一博的电影存货成色不错,谍战片《无名》和公安题材《维和防暴队》、剧情动作片《长空之王》,都是具有题材优势的商业大片,其中一些还带有主旋律色彩。朱一龙去年上映两部电影《峰爆》《人生大事》,分别饰演了硬汉和平凡小人物两大类型角色,体现可塑性的同时,获得观众认可,在电影圈站稳脚跟,算是一圆电影梦。

  跨屏的优劣势

  大众对电影咖和剧咖向来抱有两种态度,这跟两种艺术载体处于的行业鄙视链密不可分。依托于剧圈发迹的流量艺人,剧集领域是他们的舒适区,因此跨屏转战电影,会经历一定的适应阶段,也需要打破剧集和电影在内容表达和表演形式等方面的壁垒。因此,在剧圈如鱼得水的流量艺人,演电影会遭到观众更为严格的检验。

  在这样的舆情风向下,流量艺人每次在大银幕的亮相都为其优劣势提供了一次证据。从近年来上演的诸多案例,能窥见一二。

  流量艺人演电影,最突出的优势在于商业价值,直观来说就是有了他们的加盟,给片方提前上了一层票房保障。因为粉丝为支持偶像,会积极地包场买单并疯狂向路人安利影片,还能为片方省下一笔营销费用。这种不俗的市场号召力,足以让资本蜂拥而至向流量们递来橄榄枝。

  但劣势也显而易见。首先跨屏一时间会产生难以消弭的水土不服,同时有待提高的演技如果经不起镜头的放大考验,会暴露流量艺人的演技短板而被诟病,从而让观众难入戏。

  其次,流量艺人出演电影的撕番隐患容易引发舆情风险,加深大众对“流量即原罪”的偏见,一旦路人盘崩塌会严重拖累影片口碑,得不偿失。最后,当市场开始清醒、回归内容为王,流量艺人对爆款公式的贡献失灵,会被冠以“票房毒药”反噬自身口碑,继而影响后续表演道路。

  可见,于公于私,流量艺人出演电影就像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就能事半功倍,合作共赢。用得不当,说不定会两败俱伤。因此,流量+电影,如何跳出粉丝定制思维,并力争扭转大众的固化印象,是摆在创作者面前的一大课题。

  “流量+电影”的正确打开方式

  流量演电影,通常会陷入一个叫好叫座两难全的怪圈。纵观近些年流量艺人担纲一番的影片,口碑与票房齐飞的屈指可数。众所周知,演技是让观众产生代入感的关键,也是决定演员交出答卷的要素。

  而这,却是目前大部分流量艺人急需提高的。因此,懂得扬长避短,才能提高征战电影圈的制胜率。既然演技不是短时间内能飞速提升的,那么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就至关重要。

  吃到角色红利,能让流量的表演事半功倍。典型的成功案例,是《少年的你》里的易烊千玺,和《人生大事》里的朱一龙——两人都凭借影片分别斩获了主流奖项。

  在一定程度上,叛逆不羁但心思细腻的小北,与充满烟火气的武汉伢子三妹,跟易烊千玺和朱一龙在精神内核上有着某种契合。这降低了他们成为角色的门槛,也使得表演更容易引发观众共情。

  借助题材红利为自己加成,对流量演电影同样重要。演技尚待磨练的流量艺人,挑战难度过高的题材或许力有不逮。但如果是扎进具有生活况味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中,无疑拥有了打通情感最大公约数的先天优势。踩在这块基石上作画,能相对放宽观众对流量的考察要求。

  此外,借助主旋律电影为自己“镀金”,也是流量艺人闯入主流视野的首选。易烊千玺演了《长津湖》,王俊凯演了《万里归途》《我和我的家乡》,杨紫演了《烈火英雄》,即为代表。

  流量艺人进入电影殿堂的敲门砖,还来自于幕后推手——知名电影公司和金牌主创的保驾护航。王一博搭档梁朝伟主演的《无名》出品方是玩转主旋律商业大片的高手博纳影业,《长空之王》背后则有互联网头部玩家阿里巴巴影业,《维和防暴队》的出品方名单里有老牌公司万达影业的身影。

  而易烊千玺的今年春节档新片《满江红》出自国师张艺谋之手,库存《三个字》由名导娄烨掌镜。王俊凯新片《刺猬》是由顾长卫执导。朱一龙新片《消失的她》的监制是陈思诚。

  当流量时代翻篇,流量出演电影的本质也越来越“纯粹”,或许可视为这类高人气艺人对表演事业有了一些新的追求。无论是外形还是内在,只要到了电影圈,他们似乎都更愿意放下所谓的偶像包袱。这份态度值得肯定,但想有效表演,光下苦功只是其一,找到触电电影的方法论,才能让付出的汗水收获应有的回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