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北行记,疫情之后更重要的是经济复苏

曾经一直以开着南海车牌的车而自豪,南海是曾经的广东四小虎,多次在中国百强县(市)名列第一。这段时间,南海车牌成了重点管控对象,此时,倍加理解去年初开着“鄂”车牌的湖北小伙伴的心情。

工作关系,经常往返佛山与清远,我常住三水,有研学基地在西樵,在佛山也基本在这两地跑,极少去其他地方。此次疫情,三水与西樵都没有发病例。参加了全民核酸检查,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结果到现在也没有在我的手机上显示。只好下载佛山全民核酸检查结果全面阴性的新闻在手机上备用。

疫情影响之下,明显感觉冷清了许多。往常从西樵回三水,晚上11点在绕城高速上,依然车流很大。而这段时间,晚上8时多,高速上已经没有什么车了。开着车听着音乐的自己,心情落寞。

工作关系,前两天去了连州、连山一趟,车子一进服务区,值勤保安一看南海车牌如临大敌,不但要看绿码,而且要核酸检查证明。我一再解释说已经做了,健康码也是绿色的,通关也证明我没有去过中高风险地区。只是核酸结果没有显示在我手机上。并给工作人员看佛山全民核酸检查结果都是阴性的新闻。值勤人员还是不让进洗手间。只好坐在车上让加油站工作人员帮忙加好油,至于小便只好在路边找个没人的地方完事。

沿途,手机导航不时提示:“前方车流量低,交通畅通,放心行驶”。以往走二广高速,没有过怀集,车流量都非常大,过了怀集后,车流量才少了。加上汕湛高速与二广高速交汇,车流量更大。车轮滚滚,财源滚滚。流通是社会再生产的重要环节,而车轮少了,说明交易商贸活动也少了。

我有一个果场在家乡南雄,主要种植三华李,现在正是三华李成熟上市的季节,产量有3万斤。在连州办完事,就想从连州取道湖南回南雄。清连高速连州加油站设了疫情防控点,车子必须在加油站接受检查。南海车牌同样让执勤人员如临大敌,出示绿码与通关证,反复解释说核酸检查已做,只是没有发到手机上。最后还是被劝返回连州,不能出省。

回到连州,打开手机,倡导佛山市民端午不出市、不出省,部分旅游景区与公共场所端午封闭,包括佛山知名的4A景区盈香生态园,暂停所有大型活动,餐厅取消堂食,旅行社暂停组团跨市旅游的新闻一篇接一篇,都是热点推送。刚刚过去的六一,现在的端午,注定是旅游景区最闲的节日了,员工们可以放假回家与家人过节,值班的工作人员无事可做,告别忙碌,浇浇花,看看小动物,享受难得的悠闲时光。

旅游经济的实质就是假日经济,五一的连续三天雨天,紧接着的六一与端午两大假期的失收,暑假旺季能否恢复仍然是未知数。今年是整个旅游行业满怀期待的复苏反弹年,遇此疫情,复苏也许只是一厢情愿的黄粱美梦。

在一个4A景区,与景区投资人聊天,投资人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雄心与壮志,脸上多了许多沧桑与无奈。面对景区开放的不确定,不断下降的游客量,不断缩水的收入,各种债务,包括银行贷款的催缴,投资人已经感觉不堪重负。现在的景区投资人就像背负重担的骆驼,不知什么时候,在空中飞舞的稻草就掉在骆驼身上,将已经疲惫不堪的骆驼压倒。办公室外,景区只留下几个员工值班,虽然没有关停,景区一天也没有一个客人。

业界朋友交流都有同感,去年疫情人宅在家里,兜里有点闲钱,家有存粮,没事可做就刷小视频,刷到哪里好玩就出去走走,造就景区表面的流量与繁荣。今年后,市民收入缩水,存粮吃得差不多了,更多的家庭支出用在生活、孩子教育等必需品消费方面,旅游作为吃饭了没事干的消遣自然成了家庭可有可无的消费支出。今年以来,除了品牌品质与网红旅游景区,其他缺少资源特色产品的景区都勒紧裤带过日子。

开车回佛山,沿途导航依然不断提示:“前方车流量低,可以顺畅通行。”在广宁服务区之前的路段,车流稀稀,货车也同样不多。回到三水,一名员工发来微信,提出辞职,因为她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对于疫情影响下旅游业时开时关开,员工时而上班时而放假的状况难于接受。想起去年春节后,研学基地的员工相继辞职。今年重新搭建的员工体系,在这轮疫情影响下,同样倍受打击。

疫情总会结束,总会被控制,就像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一样,但是要修复重建灾害破坏的家园,则需要漫长的时间,修复人受伤的心理需要更长的时间。疫情后经济的复苏,工作岗位的稳定,收入的稳定,对于企业投资人,对于普通百姓,同样是重中之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