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一哥康辉,丁克租房20年,如今他说后悔了

最近央视四个男主持合体直播带货,销量喜人。央视先是放出了撒贝宁到处参加综艺活动,接着又让朱广权和李佳琦直播为武汉带货,这一次终于轮到了一哥康辉。

跟朱广权和撒贝宁不同,康辉是新闻联播的主持人。

新闻联播的主持人,在大众眼里,永远是那样严肃、严谨,一字不错,一丝不苟。康辉更是此中翘楚,永远西装领带,发型永远保持不变。他还是朱广权、撒贝宁、尼格买提的领导。

其实在2019年,康辉就已经走在了放下偶像包袱的路上。他是央视boys里第一个尝试小视频的,他用一只VLOG展示了央视工作的日常,斩获了全网顶级流量,发布当天就超过了2000万流量。

在加入了央视带货天团之后,康辉更是彻底放下了架子,跟兄弟们玩得不亦乐乎。他会一本正经地说:“我的优势主要靠脸”。

每当兄弟们说错话,他也总是笑着说:“扣200块钱”,甚至有一次在看不下去撒贝宁模仿新闻联播时亲自动手捂住了小撒的嘴。

康辉还因为腮帮子比较鼓,一直被朱广权嘲笑像小松鼠。就连带货的时候,他们也毫不忌讳地玩起了这个梗。

这样的央视一哥,实在是太可爱了,和平时一本正经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萌。网友不由惊呼:这样的康帅实在太厉害了,严肃有余可以主持新闻联播,活泼超量可以跟直播带货,真叫一个可盐可甜。

其实康辉本来私底下就具有“两面性”,所以才能如此自由切换“两幅面孔”。

乖巧又叛逆的少年时代

康辉从小就是个出名的乖孩子,成绩优秀,奖状一堆,爹妈省心。无论是老师还是街坊邻居提起康辉就只有竖大拇指的份儿。

只有康辉自己知道,其实他并不像表现得那样乖。

康辉从小就特别喜欢电影和广播。在他上学的80年代,这些娱乐活动并不普及,不能像现在这样说看就看。于是乖孩子康辉就常常跟老师请假,说自己肚子痛,其实是溜号去看电影、听广播去了。

高三那年恰逢汉城奥运会,康辉实在太想看奥运会开幕式了,于是又一次故技重施,跟老师请假。可能是临近高考,老师没有准假。18岁的康辉心里好像长了小虫子,非看不可。于是他光荣地逃课了。

心满意足地看完奥运会开幕式回来的康辉被老师逮了个正着,老老实实地写下了深刻的检讨书,那是他这辈子写的第一份检讨。

乖孩子康辉干的第二件叛逆的大事是填报志愿。以他的成绩北京的学校是可以随便挑的。但康辉偏要报中国传媒大学:他太想当主持人了。

果然这个决定遭到了老师和家长的一致反对。

父母说:搞文艺,这水太深了,咱家没有干这个的,想帮都帮不了你。

老师说:广播专业,这就业面多窄啊?换一个吧!

康辉说:未来虽然不可预知,但我的人生应该由我自己选择。

认真又敬业的工作狂

康辉热爱广播电视事业,他的梦想照进了现实,成了中国顶级的广播人,登上了最高级的央视舞台。他在自己的书《平均分》里说:

“关于这份热爱,在二十几年的工作当中,不是没想过放弃,当你越来越认识到这个职业的价值,这个爱是在不断积累的,让我放弃我会有深深的不舍。这份热爱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身上有那份责任。”

康辉很幸运,不是每个人都能把热爱的事业干一辈子的。康辉的敬业在央视里也是很出名的。每一次播出,他都会努力做到最好,准备得最为充分。为了保证播出时的状态,他经常会在直播前吸氧,避免精神不济。

这种习惯可能源于他的两次失误。

第一次是汶川震后,央视连夜直播,康辉播到了凌晨四点。也许是因为熬夜太久,精神一直紧绷,导致他状态不佳,把外国领导的“慰问电”说成了“贺电”。这两个字一出口,康辉立马清醒过来,背后冷汗直冒。虽然他及时纠正了,也得到了观众的谅解,但是这次失误对康辉本人打击很大。

即使过了10年,他都依然记得,要时刻在直播中保持最佳状态,避免出错,无限趋近于完美。

另一次是在央视直播间,说到一半,鼻炎犯了,鼻涕流了出来。央视主播是不能有多余动作的,更别提擦鼻涕了。彼时的康辉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这让他意识到,身体状态如果不能调整到最佳,就等于不敬业。

就像康辉在《平均分》里说的那样:

“我希望自己有一点目标,有一点追求,有一点为了这个目标去努力去奋斗的过程。

而不是随遇而安,只是让日子每一天每一天就这么过,只要你有目标,你努力了你奋斗了,不管结果如何,你的人生都不平庸。”

令人动容的爱情

对待工作十分认真的康辉,对待爱情时也是如此。他的妻子刘雅洁是传媒大学的小学妹,两人在央视工作时认识,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一起。

一提起妻子,康辉就充满了温情。他在给朋友写的信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妻子:

她很漂亮(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很纯也很倔(就像小龙女),也许不太像时下的女孩儿那样活跃,但是很适合我。

离开她,我真的受不了。

不怕你笑话,真的,也许恋爱的人都有点昏头吧。

两人的想法也极为合拍,在结婚后第一天,就明确了要丁克一辈子。这样的脉脉深情,一携手就是二十多年。康辉在《与妻书》中说:“万千荣耀,不及日日晨昏间的琐细”。他是如此说的,亦是如此做的,至今他都保持着这样的习惯,每天下班后,会牵着刘雅洁的手一起散步。

2000年康辉和刘雅洁结婚时,没钱买房,只好在央视附近租了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住。

在央视这么些年,康辉依然无房无车租房住,但是有情饮水饱。他和妻子的丁克婚姻如此幸福绵长,他将妻子的喜好视为自己的喜好。因为妻子爱猫,康辉便养了3只猫,生生把猫儿们养成了央视的“编外人员”。

然而对于丁克,康辉依然深感后悔。当初他跟妻子丁克,父母是明确表示反对的。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康辉的父母越来越少提及要孙子孙女的愿望,最后两个老人是带着遗憾离去的。

康辉的父亲是得癌症走的,母亲则得了尿毒症,都是漫长又折磨人的病。康辉在《平均分》中说:“我最大的遗憾是对待亲人,给予他们的太少了。我的父母离开的时候,我都没有能在床前。”

对于母亲因为没有孙子孙女抱憾而终之事,康辉说:“如果能重来,我想我一定会早早遂她的心愿。”

在《平均分》这本书里,康辉告诉世人:事业没有最低分,生活没有最高分。如何在事业和生活中找到平衡点,在每一样都及格的基础上得到更高的平均分,才是人生真正的真谛。

这样你的答案,即便不是最正确的,至少不会事后想起感到懊悔。

如果你也对康辉感情经历、在央视的工作经历、和朋友们的互动经历感兴趣,那么可以购买康辉的《平均分》来看看。或许能帮助你在人生这门课上,拿到一个不错的平均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