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和生态两本账“算”来三个第一名!台江关停5家污染大户,引来两家龙头企业

不能承受污染之重的台江县,去年壮士断腕,关停了5家再生铅污染企业。去年,该县生产总值同比下降9.9%,成为黔东南州唯一的“负增长”。

今年一季度,该县生产总值完成10.89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排全州第1位、全省第2位;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6.9%,排全省第1位;500万以上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9%,排全省第1位。

负正之变,源于该县逐“绿”发展,对首位产业——铅蓄电池资源循环利用产业的破与立、退与进。

黔东南州台江县南宫森林公园。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杨晓波

污染之“痛” 倒逼转型

近日,记者走进台江经济开发区,专业从事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的贵州麒臻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采用国内先进生产工艺,全面实现密闭负压生产环境,实现各工段连续自动化控制。总经理朱晓东说,从去年8月一期项目试生产以来,公司打破了开发区原有同类企业徒手拆电池、手工扒铅锭、气味刺鼻等落后、低效、污染旧印象,树立了先进、环保、绿色发展新形象。

台江经济开发区按“一区两园”规划建设,重点发展了铅蓄电池资源循环利用的产业集群,2020年,首位产业产值占全县工业总产值的98.7%左右。

然而,“三高”企业带来了生态之“痛”。2018年,开发区因污染问题被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去年3月,一篇针对开发区环境污染问题的新闻报道,再次将台江推上了“风口浪尖”。

面临生态和发展“双重压力”,台江必须在“阵痛”中转型升级:以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为契机,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开启绿色发展之路。

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台江县登鲁苗寨 杨晓波 摄

壮士断腕 进退有度

2021年5月,台江壮士断腕:关停5家再生铅污染企业。

台江县委书记陈震表示:“困难再大、压力再大,也必须做到。壮士断腕,才有凤凰涅槃的可能。”

这5家企业年纳税1亿元左右,产值占据全县工业半壁江山。关停最直接的影响是:2021年台江县生产总值同比下降9.9%,成为黔东南州生产总值唯一负增长的县市。同时,它也意味着对该产业有断“链”风险。

谋定而后动。2020年,台江县引进了工艺、智能、环保等走在行业前列的贵州麒臻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一期项目于2021年8月投产,迅速填补了5家企业退出后留下的“空缺”。

同时,台江县引进了全国铅蓄电池循环产业的领头雁、中国500强企业山东水发集团有限公司。今年2月,总投资11.35亿元的山东水发集团贵州鲁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年产20万吨再生资源综合循环利用项目,以及总投资6亿元的贵州麒臻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二期)项目同步开工。

进退之间,产业得以蝶变升级。

台江县红阳万亩草场 杨晓波 摄

吃“废”吐“新” 逐“绿”发展

“一块废旧铅蓄电池进来,基本被‘吃干榨尽’,各种排放指标均优于国家标准。”朱晓东说。

下沉式料仓国内外独创,全自动双级破碎一体化自动拆解设备国际领先,富氧侧吹熔池熔炼炉比单一富氧侧吹炉及熔池熔炼炉能耗比降低30%至40%,而产能提高50%……彰显了高效、绿色。

“现在我们一天能输送300吨至400吨再生铅到园区下游企业,二期建成后产能将翻倍。”

贵州麒臻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一期项目今年预计年产值可达15亿元,实现利税过亿元。二期预计今年11月底建成,投产后年处理20万吨废旧动力电池、4万吨含铅废物。

从废电池到再生铅,一段循环之旅结束,另一段全新的循环又将开启。

天能集团贵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日产高性能动力电池达13万只左右,部分原料来自园区上游企业提供的再生铅。

总经理钦晓峰介绍,公司不断提高智能化制造水平,实现熔炼、精炼、合金、连铸、连轧一体,全面提升和引领高性能动力电池行业工艺装备和绿色智能化制造升级。今年预计可完成产值40亿元以上,预计税收超过2亿元。

首位产业助推了全县发展,台江走出“阵痛”,交出了令人惊喜的“成绩单”:今年一季度,台江地区生产总值完成10.89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排全州第1位、全省第2位;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6.9%,排全省第1位;500万以上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9%,排全省第1位。

陈震表示,全县推进开发区一体(循环经济)两翼(银饰加工和农产品加工)提质上规,继续围绕龙头招引上下游企业,对关停淘汰落后产能实施兼并重组、技术升级,最终实现循环经济园区3.0可持续发展。同时,筑巢引凤,修建标准厂房招引银饰加工、农产品加工企业,推动台江工业高质量绿色发展。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熊诚 陈丹 杨晓波

编辑 张良胜

二审 韦一茜

三审 王璐瑶

举报/反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