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京到富士山区——日本游记

文 熊宗荣

12年前的5下旬,我和妻随旅游团游览了日本。

日本东京

我们从武汉的天河机场出发,飞行3个小时,到达韩国的仁川。又从仁川登机,飞行两个多小时,到达日本的成田。在成田休息一夜,又乘车到达日本的东京。

日本是个岛国,领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四个大岛和附近的一些小岛组成。东京是日本的首都,位于关东平原南端。他的东南濒临东京湾,著名的隅田川、荒河等河流蜿蜒曲折,流经市区,出东京湾,注入太平洋。东京是一座现代化的国际都市,是日本的政治文化中心。

日本东京皇居外苑.二重桥

我们的导游姓林,福建闽南人,来日本已经25年。可能是来日本读书后留下的。林导个子矮矮的,胖胖的,络腮胡子,已经谢顶。由于来日本的时间长了,入乡随俗的原因,如果他不自我介绍,单从打扮和外形看,你一定会认为他就是个日本人。

林导在日本待的时间长,从事导游多年,对日本的情况很熟悉。每到一处,介绍起来,得心应手,滔滔不绝。但他又很懒惰,每一处景点,他在车上介绍清楚。下车后,他找一个地方休息,让游客自己参观,他可不随你到处乱跑。

日本东京皇居外苑广场

这天上午,林导带领我们先后参观了东京的铜人像广场、东京皇居外苑、二重桥、东京本田汽车城。下午又参观了日本天皇庙、新宿歌舞伎厅、新宿一条街。

游览的地方不少,但都是走马观花,一晃而过,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可能是我这人走的地方太多,到过的国家不少,看什么景致都不感到新奇。总的印象是,日本这个国家比较发达,比较现代化,也比较文明。每个公园都很美丽,每个角落都很干净,每个公共场所都很有秩序,每个人的举止都很有礼貌。与东南亚和非洲有些国家比起来,有很大差别。

日本东京浅草寺

但在我到过的日本所有城市中,在发达和现代的背后,似乎又透露着某种狭隘和局促的感觉。在东京,在大阪,在东京都,你看不到辽阔的广场,宽阔的街道,宽阔的马路和宽敞的院落。晚上住宿的酒店,虽然装饰豪华,但那狭小的房间,特别是逼仄的洗澡间,算计得多一个人似乎都转不过身来。碰到熟人,他向你又是打躬,又是作揖,礼貌周全得令人感激涕零。但从那做作的脸上,你永远探索不出他那深不可测的心灵底线。

第二天上午,林导又带领我们参观了东京的浅草寺、电气店和八童商店。下午,我们离开东京,向富士山区进发。

日本东京皇居外苑广场

日本这个国家,似乎山地居多,平原很少。汽车离开东京不久,便进入了山地。公路两边有田野,水田里栽种着水稻。跟中国的山区水田一样,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山坡上有大片大片的茶叶,茶叶长得很茂盛,碧绿碧绿的。还有自动喷灌,喷出的水雾,白茫茫一片。还有一座座高大的风电塔,巨大的叶片转动着,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里距富士山风景区还有3个小时的车程,大家在车上昏昏欲睡。林导便开始了讲故事。他讲的是明治维新以前的日本。那时的日本还很贫困。有一对母子,生活在贫穷落后的山区。母亲很早就死了丈夫,她守寡将儿子养大,并为儿子娶了媳妇,还添了孙子。这时,母亲也老了,干不动活了。这封闭落后的大山里有一个愚昧的风俗,即将干不动活只能吃饭的老人送到荒无人烟大山上,让其冻饿而死。母亲认为自己老了,干不动活了,白吃饭,是儿媳们的累赘,便叫儿子把自己送到大山里去。儿子平时很孝顺,不忍心将母亲送到深山。这时,老母亲受到邻里们的谴责,说你这个老东西,不到山上去就会拖累你的儿孙,破坏了这里的规矩。老母亲受到谴责,自觉无容,便开始绝食。儿子没办法,只好背着母亲往山上送。儿子背着母亲,一路上回想着母亲平日对自己的好处,便走一路哭一路。背到了山上后,儿子选了一处背风的地方,还在母亲身后砌了一圈石头墙,另放些食物和水。在母亲的一再催促下,儿子才恋恋不舍地哭着下山了。

日本富士山风景区

据说,这故事还是日本的一部电影。

故事讲完了,目的地也到了。这里是富士山区的一处著名风景区,也是一个避暑山庄。这里环境非常好,风景优美。山庄的房子也很别致,木头做的,一小栋,一小栋的,虽然很矮小,但很豪华。我和妻单独住一栋。

晚饭后,我们就到澡堂里泡温泉。日本火山多,温泉也多。我们在日本的几天,几乎每天都要泡温泉。走一处,泡一处,已经成了习惯。由于这里的温泉没有刺鼻的硫磺味,跟新西兰罗托鲁阿的硫磺温泉截然不同。我开始还怀疑这是不是温泉。导游老林说,温泉水有两种,一种是硫磺水,一种是碳酸水。这种没有硫磺味的便是碳酸水。反正我不懂,也没有洗过这种温泉水,他说是碳酸水就是碳酸水吧!

洗罢温泉澡后,我们穿上房间里早已准备好的绿白相间的睡衣,在房间里看电视。这里可以收看中国台,这在许多国家是没有的。看累了,就在低矮的“榻榻米”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第二天早上,洗漱罢,出门一看,好美啊!这里到处都是花草树木,红绿相间,交织一片。在绿树中间盛开着红艳艳的杜鹃,殷红殷红的,一簇簇,一片片,像燃烧的火焰。还有一棵棵红枫,鲜红的叶片,不是鲜花,胜似鲜花。那绿的树,红的花,远看似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彩画!

日本富士山风景区

绿树中间,偶尔露出一堆堆的火山石。黑黑的,重重叠叠,奇形怪状。看似人工垒砌,又似自然形成,无需雕琢,自成风趣。山间走道上,不铺水泥,全是黑色的火山石碎渣。那些碎渣铺得平平整整,即使落雪下雨,走在路上也不会打滑湿鞋。

我和妻起得早,在这风景如画的景区中走了一程又一程,转了一圈又一圈。看了不少风景,拍了不少照片。清晨的风透着凉意。我和妻扣紧了春装的纽扣,坐在路边的休闲椅上,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欣赏着周围的美景,久久不愿离去。

早饭后,我们离开了避暑山庄,乘车向富士山奔去。

2022年7月28日于广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