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出国旅行地图正被重构,三类目的地将受青睐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赵乾坤】8日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中国公民出国旅行有序恢复。11日,携程提供给《环球时报》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5日,春节7天海外旅游订单,较去年春节激增540%。同程数据显示,海外过年成年轻人春节度假新选择。业内普遍认为,入境“麻烦最少的”海外目的地将率先迎来中国游客。9日,泰国《国民报》报道,首批前往泰国的中国游客落地后,泰国官方给予中国游客“英雄般的欢迎”;紧接着,海航航空旗下首都航空宣布将在1月18日开通北京大兴—马累航线的计划,以求为“春节出行提供新选择”。

本月初,《环球时报》邀请网友投票选出的中国游客春节期间最想前往的十大海外目的地为:马尔代夫、日本、泰国、法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瑞士、新西兰、德国、英国。为什么是这些目的地?该榜单反映了中国游客哪些消费特征?这些目的地是否已准备就绪?中国出国游市场恢复力如何?《环球时报》记者针对这些问题展开了采访和调查。

休闲度假启新局,美国缺席受关注

在分析该出国游愿望榜单(以下简称“榜单”)时,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秘书长金准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第一波出国游的特点包括:第一,呈现鲜明恢复性特征,榜单上的目的地基本为传统热门目的地,它们凭借疫前积累的形象,收获第一波中国游客;第二,度假型目的地最具优势,反映出中国游客向往放松身心的目的地;第三,榜单上东亚、西欧、大洋洲三足鼎立,分别以距离近、产业完备、生态环境突出获得中国游客青睐,美国的缺席令人关注;第四,渐变性,第一波出国游从传统格局开始,其后会拉开疫后世界旅游格局大变局的序幕。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常务副秘书长、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认证系统咨询委员会成员李宝春向《环球时报》表示,榜单上的国家均为老牌旅游目的地,经济发展较依赖旅游。这些目的地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高品质度假型;二是购物型度假;三是观光型。同时,该榜单还反映出中国游客不断变化的消费特征,包括:定制化、个性化产品越来越受欢迎,产品品质、服务质量、度假环境成为出行决策的考量;对中国游客实施友好政策,会成为中国游客在今年一季度选择出游的重要因素,反之,一些对中国游客实施限制的国家会逐渐失去中国市场,比如韩国;同时,旅游平台将发挥更大作用。

马蜂窝旅游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晓雪也分析说,从榜单可看出,中国游客的消费水平提升明显,马尔代夫登上榜首也印证了这一趋势。

三类目的地将受青睐

正如金准所言,疫后,中国游客的出国游地图将发生巨变,这是因为,一季度,出国游从中高收入人群开始复苏,近程的生态型、疗愈型目的地,将率先迎来中国游客;此后,中国游客的出国地图将开始分化。“重新走出国门的中国游客,将迎来对海外目的地的认知新变化,他们将在剧烈变动的世界旅游格局中,重新构建出国游心智地图。其中,我们要特别关注‘一带一路’国家、与中国新近及将要形成新的交通通路的国家,以及与中国新近达成旅游合作意向的国家。”

提及春节经济对出境游行业的影响,众信旅游集团董事张磊告诉记者,春节出国游游客以探亲访友为主,市场恢复还要通过国内游市场回暖而持续拉动。李宝春和金准则进一步分析,除春节外,出国游市场恢复的重要阶段性节点还包括“五一”、暑期和“十一”。

中国出国游市场与全球经济“唇齿相依”

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多位榜单上的海外目的地旅游局负责人用“非常重要”来定位中国客源。澳大利亚旅游局东半球市场及国际航司业务执行总经理何安哲表示:“疫情前中国是澳大利亚入境游客人次、消费总额均排名第一的客源国,中国市场重启对澳大利亚旅游业的恢复及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新西兰旅游局亚洲市场总经理华夫表示:“中国始终是新西兰旅游局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疫情之前,中国是国际游客的第二大客源国。”新加坡旅游局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兼执行署长潘政志则说:“中国作为疫情前新加坡入境游的第一大客源国,为丰富新加坡旅游市场做出重要贡献。”英国旅游局大中华及东北亚区域总经理钱岗也介绍说,2019年,中国是英国入境游第二大客源市场,为英国旅游业创造巨大价值。德国国家旅游局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李朝晖则说,疫情之前,中国是德国入境游海外市场排名第二的客源国。

金准进一步分析,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境游客源国,且出游规模长期保持快速增长,中国市场对世界旅游业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以其对亚太地区的影响为例,泰国、澳大利亚、韩国、日本、新加坡等亚太旅游头部国家,中国在其入境游客排序中,均居前三。这样的超大规模市场对世界主要旅游目的地会产生重大影响,比如去年率先开放入境游市场的日本,由于缺乏中国市场参与,恢复程度并不乐观。随着中国市场放开,世界上绝大部分重要旅游目的地均会形成收益,特别是亚太国家旅游业,将迅速恢复到相对良性的状态里。

但中国出境游行业发展仍面临挑战,如国际航班短缺和运力不足等问题。李宝春和金准还表示,疫情仍在产生不可预知的变化,由此可能对中国,乃至世界旅游业产生影响。“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大国关系的变化,均在对世界和平和发展格局产生影响,旅游业是和平产业,也是基于稳定的全球化环境而发展的行业,这些重大问题上的不确定性,将会对中国出境游行业产生结构性影响。”金准说道。

专家提醒业界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常务副秘书长、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认证系统咨询委员会成员李宝春:我国出境游行业的高速发展,对旅游市场和行业管理提出更高要求。比如,传统旅游业需与互联网融合,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旅游+会展、文化娱乐、健康养生等业态应实现跨界融合;而智慧旅游也是业界应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秘书长金准:海外目的地应更加关注中国游客消费特征的巨大变化。这些变化主要包括:一、更高的数字化工具渗透率,包括在旅游信息来源上依赖数字化渠道,在旅游社交上依托数字化社交方式,在旅游支付上倾向于数字化支付方式,在旅游结果上注重短视频和图片的及时记录传播等;二、在出游群体上,要特别关注家庭型客群、高端市场和Z世代的新需求;三,在旅游消费上,中国消费者更重视餐饮、购物、娱乐的消费质量,更关注目的地的安全和卫生状况。

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程超功:当前国际航班供不应求造成机票价格畸高,在很大程度上会抑制人们出国旅行的意愿。此外,当前日韩等国家针对中国旅客出台了歧视性入境政策,增加了中国旅客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且相关政策多变,增加了行程的不确定性,也会抑制人们到相关国家旅行的意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