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二次感染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

大家好,我是乌鸦。

最近身边很多朋友,包括乌鸦自己都已经感染过了。

那几天确实是非常难受,发烧、浑身疼痛、鼻塞、咳嗽通通来了一遍,这种罪谁都不想再遭一次。

但一个让人心塞的事实是,阳过并不代表就不会再阳了,还有可能由“杨过”变成“王重阳”,现如今也有越来越多的数据和案例证实了,越来越多的人经历或面临着二次感染,这个问题目前大家尤为关注。

在正式讨论二次感染问题之前,需要明确两个概念,那就是大家经常听到的“复阳”和“二次感染”,两者截然不同。

复阳,是指感染者症状基本消失,但在几周内再次检测发现又阳了,这种情况说明患者体内感染的病毒还没有完全清除,不过这种情况下感染者基本是没有传染性的。

但二次感染,是指一个人新冠病毒感染后,已经彻底康复,却再次被新冠病毒感染。

用通俗的话语来说,复阳就是没好利索,而二次感染则是“再来一遍”,二者相比,后者更让人担忧。

针对二次感染的问题,乌鸦专门去研究了一番。

1

其实目前已经有不少多次感染新冠的亲历者,在网络上分享了他们多次感染的过程和病程。

但乌鸦读毕发现,不管样本多大,每个人的感染体验和过程总是差别蛮大。

香港《南华早报》的一篇名为《香港二次感染者占总数的一小部分,且大多比第一轮轻》的文章中,讲述了一个没打疫苗的20岁的学生的三次感染的经历。

因为这个女孩患有一种影响神经的罕见疾病,所以就一直没有接种新冠疫苗。

她第一次感染是在今年2月底,相关症状有发烧、头晕、喉咙痛、流鼻涕、头痛等。3月中旬她再次感染,不过这次症状较轻,到5月下旬第三次感染时已经是完全无症状。

澎湃新闻前两天也采访了一位感染3次新冠的葛女士,和上面这位的3次感染经历以及症状相对比较相似。

葛女士第一次感染新冠是在2021年11月的西班牙,感染的前三天一直是低烧,有比较严重的头疼和浑身疼痛的症状,快康复的时候嗓子还有点疼。

第二次感染是在8个月后。今年6月西班牙防疫政策全面放开,7月份葛女士二次感染,症状是发烧两天,流鼻涕嗓子痛。

今年11月份葛女士第三次感染,症状只有流鼻涕、打喷嚏、嗓子发炎,没有发烧。

根据其描述的症状来看,三次感染的症状依次递减,越来越轻,与目前一些专家“二次感染的症状一般会较上次轻”的结论比较相符。

但不同的人情况不同。同一家媒体采访的一位24岁接种两针辉瑞疫苗的李先生,在两年内经历了两次新冠感染。

第一次感染是在2021年1月的英国,据感染时间来看感染的很有可能是Alpha变异毒株。

当时其症状是发烧了两天,腹泻了一天,感染后的一个礼拜左右完全闻不到味道,两三个月后嗅觉恢复到了之前的七八成,然后就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

第二次感染是在最近的12月18日,当天晚上出现了发烧的症状,不过恢复较快,低烧了两次差不多就好了,也没有味觉和嗅觉的改变。但相较于第一次感染,第二次感染增加了咳嗽的症状。

但接种了三针新冠疫苗的李女士,其二次感染的经历就与目前一些主流结论不太相符了。

虽然目前有不少专家称根据临床观察,感染后3到6个月内发生新冠病毒二次感染的概率较低,但李女士却在一个多月内感染了两次奥密克戎变异株。

今年10月份第一次感染时,胳膊、腰、蝴蝶骨都出现疼痛,以及嗓子干、嗜睡等症状。

第二次感染是在仅一个多月后的12月10号,李女士以为自己阳过一次,体内应该已经有抗体了,照顾其他感染者的时候就没太注意个人防护,结果就又中招了。

至于其症状,与“二次感染的症状一般会较上次轻”的结论也不太相符。

第二次感染症状比第一次的时候严重很多,呼吸不顺畅,一直咳嗽,据其本人所说甚至还出现了脑雾(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因为样本有限,所以以上这些案例并不能说明二次感染后关于症状轻重的概率问题。

只能说明对于二次感染,从微观个体来看,每个人症状是不太一样的。

从某种程度上,也给大家提了个醒,即使是阳过的朋友,也不要掉以轻心、放飞自我,个人防护该做还是要做,毕竟目前我们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很有限。对未知的事物保持警惕,总是没错的。

那么,从宏观来看,二次感染的比例目前到底有多高呢?乌鸦查找了国内外一些论文数据,以供参考。

2

首先毫无疑问的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二次感染率远远超过阿尔法和德尔塔变异株。

只是在具体的感染率上,由于研究的地区、时间、样本等要素不同,不同的研究结果多少会有一些出入。

《爱尔兰医学科学杂志》在今年6月发表了《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再感染率高于阿尔法和德尔塔变异株》一文,文内的一项研究调查了从2021年4月22日至2022年1月26日期间感染感染了不同毒株的 27,487 名新冠患者的再感染率。

在调查的5554名感染阿尔法变异株的患者中,有26名出现了二次感染,二次感染率为0.46%。

在17941名感染德尔塔变异株的患者中,有209名出现了二次感染,二次感染率是1.16%。

而在3992名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患者中,有520名出现了二次感染,二次感染率为13%。

所以,该文章得出的结论是:奥密克戎变异株的二次感染率,大约是阿尔法变异株的 30 倍,是德尔塔变异株的 10 倍。

今年7月,意大利费拉拉大学也发布了一份关于不同毒株的二次感染率的报告。

该研究收集了来自亚洲、欧洲、北美洲等数个国家91项研究数据,时间跨度为2020年8月至2022年6月,包含1500万名参与者数据。

相比于上一个研究,这项研究的地域、时间跨度更大,样本数更多,在研究得出的感染率数据上,也与上面的研究稍有出入。

研究发现,早期毒株阿尔法的二次感染为0.57%,德尔塔的二次感染率为1.25%,而奥密克戎的二次感染率是3.31%。

也就是说:奥密克戎的二次感染率,大约是阿尔法的5.8 倍,是德尔塔的2.64倍。

那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目前的二次感染率到底如何呢?

在各国和各个地区公开显示的数据中,以英格兰为例,目前统计的累计感染人数已经超过2000万,其中只感染一次的有大约1900万,二次感染的有大约140万,二次感染率大约为7%。

且其中93.4%的二次感染者,都是在奥密克戎变体为主之后才二次中招,可见奥密克戎的二次感染率相较于其他毒株之高。

再看美国纽约州,目前纽约州统计的累计感染数据约为688万,其中一次感染者有638万,二次感染者有50万,二次感染比例大约为7.3%。

从更加宏观的数据来看,12月1日发表于《自然》杂志的《新冠病毒再感染风险: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一文中,研究人员将审查后的开展于全球各地的11项流行病学研究和11项病例报告进行了系统分析。

得出的结论是:在普通人群中,新冠病毒每天的二次感染率为0.0085%(标准差0.49),如果以年为单位,二次感染率则为3.1%(标准差1.8%)。

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在目前的情况下,普通人每天有0.0085%、每年有3.1%的概率会被二次感染新冠。这个概率对每个人来说意味着多大程度的风险,见仁见智。

除了二次感染新冠的概率问题,大家关心的还有时间问题:最近被感染了新冠病毒才刚刚痊愈,会不会很快被再次感染?

前文提到了一个多月内两次感染新冠的案例,很多人都担心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么,按照目前现有的研究来看,初次感染和二次感染的间隔,平均是多久呢?

我们前面引用的《爱尔兰医学科学杂志》发表的《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再感染率高于阿尔法和德尔塔变体》一文中,给出了相关数据。

研究表明,在调查的二次感染病例样本中,有16.5% 在初次感染后的3到6个月内二次感染;36.7% 在初次感染后的6到12 个月内感染;46.8% 在超过 12 个月后感染。

也就是说,大多数的二次感染,与初次感染时间间隔都在半年以上。

而在法国一项针对近59万名二次感染过奥密克戎的研究发现,第一次和第二次感染的平均间隔为244天,其中大约70%的人二次感染间隔都在180天以上。

另外,在《柳叶刀》发表的英格兰一项大规模人群的二次感染研究,根据核酸检测结果推测,初次感染和二次感染的中位间隔为201天;根据症状出现时间推测,两次感染的中位间隔为241天。

还有一项对美国的研究分析称,今年4月奥密克戎BA.2浪潮期间,第一次和第二次感染的平均间隔为230天;而在截至今年7月的数据显示,间隔时间变为大约270天。

(图源:第一财经)

这也就是说,从统计数据来讲,初次感染后体内抗体的免疫保护作用,平均维持几个月。

距离首次感染时间越远,体内抗体的保护作用越弱,越容易发生二次感染。

根据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今年9月在《柳叶刀》发表的论文,在感染奥密克戎3到5个月间,体内抗体的保护性为51%,而当距离首次感染6个月后,体内抗体的保护性已低于25%。

那如果之前感染了阿尔法和德尔塔等其他毒株,其产生的抗体对奥密克戎有免疫作用吗?

牛津大学在卡塔尔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奥密克戎之前的其他毒株的初次感染,对奥密克戎二次感染的有效性为38.1%,抗体的保护作用随着时间下降,并在第15个月时下降到10%以下。

3

最后,我们再来聊聊最后一个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那就是二次感染的致病性到底如何?

乌鸦查找了几份不同的国际学术界研究成果,发现不同的研究得出的结论还是有些出入。

先说说最近各大外媒相互转载最多的一份研究,是《自然医学》杂志于11月份发表的一篇论文。

该论文的研究数据来自于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在2020年3月到2022年4月期间的调查,调查样本包括超过43万名感染过一次新冠的患者、4万名多次感染的患者,以及530万名未感染者。

在4万多名多次感染的患者中中,有37,997 名 (92.8%) 患者感染了两次,2,572 名 (6.3%) 患者感染了三次,378 名 (0.9%) 患者感染了四次或更多次。

该研究结果显示,与仅感染过一次新冠的患者相比,二次感染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一倍多,住院风险则增加了三倍多。

此外,二次和多次感染者患肺部、心脏、血液、肾脏、糖尿病、心理健康、骨骼肌肉以及神经系统疾病的风险也变得更高。

再次感染者肺部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比第一次感染的患者高出三倍以上,心脏病风险高出三倍,而出现神经系统疾病的概率增加了60%。而出现重症概率最高的时间为再次感染后的第一个月。

领导这项研究的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临床流行病学家Ziyad Al-Aly博士,很直接地回答了二次感染风险是否增加的问题:

“如果你以前感染过新冠病毒,现在是第二次感染,这真的会增加风险吗?简单的答案是确实如此。”

不过,针对这项研究,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纽约威尔康内尔医学院微生物和免疫学教授John Moore认为,样本并不能反映一般人口的情况。他认为调查中的患者通常是年龄较大、病情较重的人,且通常是男性,这一群体本身就会比健康人群出现更多的并发症问题。

还有一些其他机构的研究给出了不同的结论。

根据雅典大学医学院今年9月发表的研究,相较于首次感染,二次感染以轻症状为主,特别是在奥密克戎感染者,轻症状的占比达到99.17%,较为严重与紧急情况的占比则为0.78%、0.05%,都低于首次感染。

根据康奈尔大学流行病学组今年3月发表的研究,严重的二次感染是很罕见的,只有0.1%的病例出现了严重症状,且没有一例出现危急症状。

综合目前的这些研究结果来看,虽然有不少研究表明了二次感染的症状一般会低于首次感染,但仍然会有一部分人面临着很高的患病风险,所以切不可大意。

总的来说就是,能不感染就不感染,能感染一次就不感染两次,能感染两次就尽量不感染三次,感染次数越少,给自身招来各种疾病的风险就越低。

这虽然看起来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但是往严重点说,如果你第一次感染躲过一劫,不代表第二次也这么幸运。

参考资料:

Acute and postacute sequelae associated with SARS-CoV-2 reinfection

Impact of the Omicron variant on SARS-CoV-2 reinfections in France, March 2021 to February 2022

SARS CoV-2 reinfection rate is higher in the Omicron variant than in the Alpha and Delta variants

Duration of immune protection of SARS-CoV-2 natural infection against reinfection

Covid-19 reinfections may increase the likelihood of new health problemsRepeat COVID-19 infections increase risk of organ failure, deathWhen Covid-19 bites twice: Hong Kong reinfections ‘a small proportion’ of total, mostly milder than first boutRisk of reinfection and disease after SARS-CoV-2 primary infection: Meta-analysis

澎湃新闻:口述|重复感染新冠的人

36氪:阳过一次,多久会感染第二次新冠

二次感染比例究竟有多高?整理30余篇国际学术报告后,答案在这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