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结束开始

大风泱泱,大潮滂滂。2022年即将结束,2023年随之开始,历史的巨轮上又将刻上新的里程,走向滚滚红尘前路。只是,当我们驻足回望来时路,才发现已经咬牙坚持了很久。

这一年,经历过悲伤和困苦,也收获快乐和成长,告别了一些老朋友,也认识了一些新面孔。不论我们是否相识,亲爱的朋友或者陌生人,请收下我最真挚的新年祝福。

这一年,真切的体会到了个人命运同国家命运的同频共振。是防疫的医护人员,是山火中的逆行者,是在对峙前线的战士,是在平凡生活中的你,请收下我最衷心的敬意。

这一年,国际社会如此动荡不安,战争的阴影笼罩在广袤的土地上,一批人的离世带走了一个时代,在灰白色的记忆中,感谢冬奥会和世界杯给世人带来了短暂色彩。

这一年,我们在苦难中克服苦难,再多的鸡汤也难以温暖残破的身躯和精神,所以,我们期盼着新年的雪能够覆盖过去的痕迹。

新的开始是旧的结束,大家更喜欢前者,但是站在2022年最后的一瞬间,我们似乎有更多的理由去审视它的结束,在结束中开始。

关于2022的回顾推荐大家看《睡前消息》。

关心粮食和蔬菜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今年是毕业的第二年。由于工作关系,点外卖变的有些困难,大部分时间要自己买菜做饭,菜市场就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我惊喜于十几块便能买一大兜新鲜的蔬菜,或者抱怨今日份的二师兄又涨价了。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菜市场的烟火人间不再是电脑中的文字和数字,也更理解了一纸文件对生活的改变。

和大家讲个故事。四五月份静默管理期间,一些居民忍受不了情绪激动,劝他们时无意中脱口而出一句安慰的话“就当是休息几天”。我深深的记得居民听到这句话时愣住了,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眼神透着惊奇?惊讶?嘲笑?何不食肉糜?无奈?我也意识到我说这句话时是如此的轻飘飘和理所应当,如此的没有设身处地,以至于成为了几次梦魇,每每想起来都惊出一身冷汗。

犹记我院院训“道器相济,兼有天下”,“天下”二字太过宏大,曾以为国际风云、国家发展方可谓二字。现在看来,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多接一些地气,关注每一位身边的人,每一个身边的事亦为其中之意吧。

自然选择,前进四!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生病期间又看了一遍《星际穿越》。“我们曾经仰望星空,思考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而现在我们只会低着头,担心如何在这片土地上活下去。”

今年,无比怀念以前的年代,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会不自觉的将时间线分为了疫情前还有疫情后。梁启超言“老年人常思既往,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是我变老了吗?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使命,也就意味着我们都有自己的路需要探索。

做一个探索者,总是要离开那温柔梦;做一个探索者,抛弃过往的荣誉,背起既有的教训;做一个探索者,勤劳与智慧,历史与文明,是灵药也是麻药;做一个探索者,唯有进步。

既然如此,那就前进四!

做一个冲向风车的傻子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回答》

从小到大,我都被教育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可以对实体进行多维度画像,从而有更全面的认识。

但现实与之相反,人们总是以一两句话迅速的贴上标签,甚至定义为xx派,快速达成共识或者进行对立,或者是删帖。

人们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在甄别着对方,越来越短的视频,越来越平实的文字和莫名其妙的符号,快速的快乐没有错。但是,当“快”加上“派”,着实让我看不懂,当一个优质视频以三分之一的长度去穿马甲,当又一个人因网暴退网,当一个“神”起来又倒塌……

似乎更加开放,

但我们更加沉默。

而,过多的沉默终会得到反噬。

这个世界会好吗

这个世界会好吗?

当一个问题提出来,我们便已经知道了答案。在病榻上百无聊赖,往前翻开十数年的年终新闻盘点,发现没有哪一年是圆满的。当然,我们最大的恐惧来源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作为曾经的国政学子貌似还必须要对世界局势评判些什么。但实在无力,曾几何时,和平的面具早已经被踩在脚下,正义沦为被嘲讽的字句。

在理想上,我是现实主义者,但是现实让我成为了一个理想主义者。

但是,我们依旧热爱着生活不是么,从病榻中的我爬起来写下这篇文字,此时此刻的你在街头聚会,在家中做一桌好菜,或者在与家人视频,或者在加班工作,不都是最好的回答么。

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看透了生活的本质,却依旧热爱她。

愿你平安!

愿世界和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