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1932,震惊世界的虹口公园爆炸案始末

1932年4月29日, 在日军庆祝“一·二八”松沪之战的祝捷大会上, 流亡上海的韩国临时政府策划了震惊世界的虹口公园爆炸案, 包括侵略上海的日军总司令白川义则大将在内的多名日军高官被炸死炸伤。

一、爆炸案的策划

1932年1月28日, 日本在上海的驻军以一名日本和尚被打死为由, 向驻守在上海的第十九路军发动进攻。武器装备落后的十九路军在蔡廷锴、蒋光鼐等人领导下, 在上海社会各界和全中国人民的支持下, 英勇抵抗日军的进攻。随后, 蒋介石也派张治中率领中央军第五军驰援上海战事。日军损失惨重, 四易主帅, 最后由前陆军大臣白川义则大将任总指挥, 日军总兵力增至9万人, 在80艘军舰、300架飞机的配合下, 从翼侧浏河登陆, 两面夹击中国淞沪守军。3月2日, 日军攻占上海, “一·二八”抗战结束。

淞沪停战后, 日方决定在日本天皇的生日“天长节”这天, 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中日淞沪战争胜利庆祝大会”。得知此消息后, 十九路军元老、国民党行政院副院长兼京沪卫戍总司令陈铭枢秘密到达上海, 约见了蔡廷锴、蒋光鼐等十九路军将领, 并与反蒋反日的“中国暗杀大王”王亚樵密议对策, 商量捣毁“庆祝大会”, 雪洗十九路军战败之耻。但此时距“天长节”仅十数天, 时间紧迫, 日本特务又活动频繁, 且日寇规定只准日本人和被日本吞并的朝鲜和台湾人员参加, 大陆中国人不准入内, 这样一来, 要实施报复就困难重重了。

在这种情况下, 王亚樵即命其弟在静安寺路的沧州饭店内, 秘密约见了流亡上海的韩国临时政府元老、内务总长、韩国旅沪侨民联合会会长安昌浩, 商请是否能由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组织行动, 韩国临时政府首脑金九一口答应由自己组织这次行动。

金九是朝鲜名门安东金氏后人, 从小在私塾里学习汉文和韩国文字, 修读通鉴、史略、兵书、大学、唐诗等功课, 19岁时参加了当地的东学党运动, 东学党起义被日军镇压后, 他进入了中国东北, 参加朝鲜独立运动义兵团。在听到朝鲜“国母”闵妃 (明成皇后) 被日本人侮辱残杀的消息后, 金九为了血洗国耻, 又返回朝鲜, 杀死了一名日军后, 被判死刑, 后朝鲜皇帝高宗亲自下诏赦免金九的死刑, 次年他成功越狱。1919年“三一”运动后流亡中国。1919年4月, 流亡上海的朝鲜人士在法租界内成立了大韩临时政府, 金九被任命为警务局长。1926年12月, 韩国临时政府由于内讧, 如走马灯似地更换内阁总理, 并且在经济上陷入绝境。在这种情况下, 金九临危受命, 出任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主席, 成为韩国临时政府最高领导人。一年后, 他卸任临时政府主席, 改任财务部部长兼民团长, 成为韩国临时政府的支柱。

在之前的三个月, 金九一手策划了一起针对日本天皇的爆炸案。

1932年1月8日这天上午, 日本天皇裕仁到东京郊区代代木练兵场检阅号称“精锐之师”的陆军第九师团, 在天皇回宫路途中, 受金九委派的韩国义士李奉昌向天皇座车投出了一颗手榴弹, 但误将副车当成了天皇的座车, 而他投出的第二颗手榴弹是颗哑弹, 导致行动失败, 李奉昌牺牲。

有了上次的经验, 金九在承接了虹口公园的任务后, 开始了周密的策划工作。

韩国义士尹奉吉

就在金九答应组织行动的时候, 一位名叫尹奉吉的朝鲜青年来到法租界内的韩国临时政府, 找到了金九, 向金九表明了自己的心愿, 希望能像义士李奉昌在东京暗杀日本天皇那样, 为朝鲜的独立运动做一件大事, 金九对他的志向非常敬佩。

尹奉吉1908年出生于朝鲜忠清南道, 11岁时亲身经历朝鲜民众争取民族独立的“三一”运动及日军的血腥镇压。1930年, 他离开朝鲜流亡到中国, 经过东北、青岛, 最后辗转到达上海。先是在一家朝鲜人开的帽子工厂做工, 后来为了做一件反日独立运动的大事, 又改为卖菜, 每天在法租界和虹口之间来回寻找机会。李奉昌刺杀日本天皇的第二天, 尹奉吉从报上看到这一消息后, 于是想到了韩国临时政府。

接下来, 金九告诉尹奉吉日本因为这次淞沪之战获胜后趾高气扬, 准备在4月29日日本天皇生日“天长节”这天, 在虹口公园召开“中日淞沪战争胜利庆祝大会”, 自己准备策划用炸弹对参会日方要人进行暗杀。由于参会人员只限于日本人和被日本吞并的朝鲜及台湾人士, 大陆中国人一律不准入内。因此, 行动只能由朝鲜人进行。由于知道尹奉吉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 金九郑重地问尹奉吉, 愿意不愿意一个人去执行这一次危险的任务。

尹奉吉听后慷慨应道:“我完全听从您的吩咐, 现在已下定决心, 请赶快准备吧!”

听到他的话后, 金九为他的这种义举感动不已。

尹奉吉离开后, 金九开始为这次行动准备。由于他已从日本人的报上看到, 凡是参加这次集会的日本人, 都要自己准备午餐饭盒一个, 水壶一个, 太阳旗一面。于是, 金九找到和临时政府有关系的上海兵工厂厂长, 请他制造像日本午餐饭盒和水壶形状的炸弹, 上海兵工厂厂长要他亲自到工厂去一下。第二天, 金九来到了江南造船厂一个分厂, 技师很快做好了炸弹, 当场一试验, 爆炸威力极大, 金九非常满意。具有强烈爱国心的这位兵工厂技师得知详情后, 深为朝鲜义士这一壮举感动, 为避免再出现李奉昌在东京刺杀天皇时投出的第二颗手榴弹为哑弹的情况, 当天, 他一共进行了20多次爆炸试验。第二天, 兵工厂技师把做好的炸弹秘密运到城内一个朋友家中。金九在估衣店买了一件旧西装, 装作绅士模样, 再把炸弹偷运送到了法租界一位朝鲜同志家中。

4月26日这天下午, 金九和尹奉吉来到了事先约好的秘密地点。墙上悬挂了一面太极国旗, 尹奉吉在太极国旗下, 加入了金九组织的韩人爱国团, 站在坐于椅上的金九身边照了相。然后, 尹奉吉左手握住一枚手榴弹, 右手持一支手枪, 胸前挂着韩人爱国团宣誓小牌, 小牌上写着他立下的誓言:

余谨宣誓, 为韩人爱国团团员, 诛戮刻正侵犯中国之仇人军事领袖, 以期还我祖国之独立与自由。

看着这位年仅23岁的朝鲜义士英俊年轻的脸, 金九的心里在流血。

当天晚上, 尹奉吉在自己的住所给父母、妻子和两个儿子留下遗书:

如果你们周身的血液和骨髓, 依然存在的话, 将来也必定成为一个为了朝鲜而效命的斗士吧!把太极旗高悬在空中, 来到我孤单的墓前, 酌一杯酒以慰九泉下我的灵魂吧!

第二天就是4月29日, 一大早, 金九和尹奉吉共进早餐。临离别时, 尹奉吉解下自己手腕上的表, 对金九道:

“这块表是昨天为了行动花了6块钱买的, 而先生的表只值两块钱, 我们换换吧, 再过一个小时, 这块表对我就没有用了。”

两人相约“日后黄泉之下再见”后, 金九把尹奉吉送上了出租汽车, 看着他往虹口公园那边而去。

二、惊天动地的爆炸

尹奉吉乘坐出租汽车来到了虹口公园, 他身穿西服, 肩挎军用水壶, 一手提着饭盒, 一手摇动着太阳旗, 与其他日侨一道, 若无其事地通过检查, 进入了虹口公园。

上午祝捷大会开始后, 白川义则大将、日军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中将、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野村中将、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日驻上海总领事村井、驻沪民团行政委员长河端贞次等日方要人, 以及美、英、法等国驻沪领事陆续在检阅台上就座。

庆典开始后, 首先举行的是日军阅兵仪式, 在鸣放礼炮21响后。侵略上海的1万多名日军官兵列队依次通过检阅台, 接受白川义则大将和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等军政要员的检阅。约1小时后, 阅兵式完毕, 美、英、法等国驻沪领事因为本国政府已下达了在中日冲突中严守中立的指示, 于是, 在参加天长节庆祝活动后, 便陆续退场, 检阅台只剩下清一色的日本军政官员了。接下来, 白川义则、重光葵和野村吉三郎等一一发表演讲。

此时, 尹奉吉慢慢挤到检阅台左角前, 距离检阅台不过十来米。白川义则、重光葵等人演讲完毕后, 台下上万名日军官兵和日侨一起高唱起日本国歌《君之代》。与此同时, 十余架涂着日本膏药旗的日军军机在《君之代》的国歌声中从空中掠过, 场面十分壮观。就在这时, 尹奉吉趁台上台下的日本人的注意力分散之时, 拿起身上做成水壶模样的炸弹, 准确地投到了检阅台的中央。随着一声惊天巨响, 检阅台顿时血肉横飞。

事后统计, 检阅台上的日方要员一共有13人被炸死炸伤:操纵日本浪人在上海杀人放火的驻沪民团行政委员长河端贞次肚腹被炸开, 当场毙命;白川大将被炸得血肉模糊, 立即被送往医院抢救, 后死在了医院中;谦吉中将和日本驻华公使、后来的日本外相重光葵各自被炸断一条腿, 野村中将被炸瞎一只眼。

爆炸发生后, 台下的日本警察当场逮捕了尹奉吉, 日本宪兵知道了他是朝鲜人后, 立即封锁了虹口公园的各个出口, 严密盘查是否还有尹奉吉的同党。日本人出动大批军警强行进入法租界, 对居住在法租界的朝鲜侨民展开疯狂搜查。日本宪兵对尹奉吉进行严刑拷打, 百般折磨, 但尹奉吉一口咬定投弹之事是他一个人进行的, 与他人无关。最后, 为了掩护金九, 他胡乱说了一个与爆炸案无关、且日本人找不到的朝鲜人的名字。

日本当局怀疑此案是韩国临时政府从中国政府或中国抗日团体方面接受了资金和炸弹等方面的援助后, 以韩人爱国团的名义进行的, 企图借机向中国方面寻衅发难。再加上日方疯狂地到处搜捕朝鲜人, 在这种情况下, 为了不给中国政府带来麻烦, 也为了制止日本军警对朝鲜人的报复, 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的金九果断站了出来, 独揽其责。

5月10日, 金九以韩人爱国团首领的身份, 在上海著名的《申报》上刊登一封公开信, 公开向日方和全世界宣布, 自己对虹口公园爆炸事件和三个月前的东京刺杀天皇案负全责。他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向日本人公开叫板:“今后余将坚持不懈, 非至我国恢复独立, 决不终止也。”

金九公开信发表后, 在各方引起了巨大反响。中国国民政府、中共中央苏区报纸、抗日爱国组织、爱国民众对朝鲜的抗日独立运动表示同情和支持。蒋介石称赞尹奉吉:“中国100万大军都没能做到的事, 结果却由一名朝鲜青年完成了, 真令人感动。”

日方对金九自然恨之入骨, 事件发生后, 日本外务省、朝鲜总督府和上海驻军司令部联合发出通辑令, 并公开悬赏60万元巨款买金九的人头。

尹奉吉同年12月押送日本, 后慷慨就义。

三、爆炸案的巨大影响

白川义则死后, 日本天皇裕仁下旨追封他为男爵, 并亲自做悼诗一首:“少女雏祭日, 止战谋和时。丰功不可灭, 留取长相忆。”对白川义则之死表示哀悼。

日本人和法租界内的法国警察和中国警探在法租界内韩国人的住所, 疯狂搜捕金九和相关的朝鲜人, 临时政府成员全部转入地下。这时, 一直同情和支持大韩临时政府的南京国民政府得知金九的处境后, 派人告诉金九, 如果他觉得在上海有危险, 南京政府将派飞机来上海接他脱险, 但被金九拒绝了, 他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安危, 而让日本人知道中国政府在帮助他后, 对中国政府发难。

金九转入地下后, 藏在一位美国友人家中, 后在上海抗日救国会主席褚辅成的帮助下, 秘密来到褚辅成的家乡———浙江嘉兴躲藏。

1933年1月, 在国民党组织部部长、江苏省主席陈果夫的安排下, 蒋介石在南京会见了金九。后陈果夫转答了蒋介石的意见:“若以特务工作来杀死天皇的话, 则会另有天皇出。杀死大将, 另有大将。为将来的独立战争着想, 须先训练一批武官。”劝说金九放弃暗杀, 改用其他长期抗日手段, 费用全部由中国国民政府承担。从此之后, 朝鲜独立运动得到了中国政府的长期支持。

1940年, 金九再次当上韩国临时政府主席, 从此之后, 成为了韩国临时政府最高领导人。1945年抗战胜利后, 在中国的上海、杭州、镇江、长沙、广州、柳州、綦江和重庆流亡了26年之久的韩国流亡政府终于得以回国。中国政府政要200多人齐聚一堂, 为金九和大韩民族临时政府举行盛大的欢送会, 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先后祝辞, 祝贺朝鲜民族终于从日本占领下解放出来, 获了得民族的独立, 即将建立自己的国家。金九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过去26年中, 对朝鲜流亡政府和朝鲜人民给予巨大无私的帮助表示衷心感谢。几天后, 中国共产党副主席周恩来在重庆也为金九和大韩民族临时政府举行欢送宴会。

金九返回南朝鲜后, 几十万民众涌上汉城街头, 对这位流亡中国26年, 一直从事朝鲜独立运动的领袖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在朝鲜王宫德寿宫内, 为金九一行举行了400多桌的盛大欢迎宴会。金九专门会见了尹奉吉义士的侄女和李奉昌义士的儿子, 还派人到东京和上海, 把李奉昌、尹奉吉义士的遗骨迁回汉城, 安葬在孝昌公园内, 供朝鲜人民世代瞻仰。当相关人员从日本挖掘带回尹奉吉的忠骨时, 金九看着当年他和尹奉吉义士交换的那块表, 想起长眠于地下的烈士, 不禁泪如雨下。两位义士的遗骨安葬那天, 美国驻南朝鲜的军政首长全部到齐, 由汉城学生组成的哀乐乐队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前面, 随后是花环队、挽章队, 两位义士的灵舆由一队清秀的女学生挽着, 数十万汉城民众参加了安葬仪式, 整个仪式盛大而庄重。

由于金九主张建立一个统一的朝鲜, 反对南北朝鲜分裂, 拒绝参加南朝鲜的单独选举, 于1949年6月26日被陆军步兵少尉安斗熙暗杀, 被以国民葬方式 (类同于国葬, 但不是以政府而是以全国人民名义) 安葬于孝昌公园。1962年, 韩国政府追授金九大韩民国建国勋章, 并尊为“国父”。

尹奉吉舍身抗日的英雄义举, 几十年来一直为中韩两国人民所怀念。在上海市虹口公园 (现称鲁迅公园) 内, 建有尹奉吉的纪念碑。还建造了梅园 (尹奉吉号梅轩) , 内设尹奉吉纪念馆, 每年4月29日即事件发生之日, 在尹奉吉的故乡韩国忠清南道礼山郡, 都要举行梅轩文化节, 纪念这位舍生取义的韩国抗日义士。

来源:《文史天地》2017年03期,作者彭苏(贵阳中医学院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