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秋北漂纪事》系列专题·西塘之旅,如鱼入水

巴秋,著名画家、书法家、作家,现为荣宝斋画院特聘教授,厦门巴秋美术馆名誉馆长、泰州巴秋美术馆名誉馆长、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画作多次在国内外展出,被众多机构及藏家收藏,多次在香港保利、香港嘉德、北京保利拍卖、北京嘉德拍卖、英国邦瀚斯拍卖,出版个人画册《心象物语》《师古图今.中国画名家档案 巴秋.卷》《造化情缘——巴秋中国画作品集》,个人散文集《荷戟楼纪事》,中篇小说集《水荡是面镜子》。

巴秋 作品 《西塘晚雨》

西塘之旅,如鱼入水

去西塘之前,只略知其与乌镇、周庄、同里等是名声远播的美丽江南水乡,其它毫无感性认知。

某日,做媒体的凡先生造访我京郊的寓所闲竹斋,请我为新建的西塘北桥题写桥名,以镌刻在桥上。同时,邀请我与老伴去西塘参加美展、写生。

国庆前一日傍晚,我与老伴乘北京动车抵达嘉善县城。有公交车来接。嗟乎晚雨浴车,不由一路嘀咕:明日晴否?否则怎么开幕、写生?

次晨,天阴,无日亦无雨。先游览新西塘,果然满眼是崭新的亭台楼榭,一派典型的南方水乡风貌。然而当支架对景写生时,感觉与景观似乎隔着。我画了一个时辰,思绪时聚时散,勉强涂鸦一幅小品,不甚满意。

下午画展开幕,热闹如仪。后举行笔会,马海方、满维起等书画大咖援笔引领,然亦平淡无趣事。

再次晨,天仍阴,或将雨。上午,举办方约画家们去旧西塘写生。还有一个旧西塘?啥模样?没见过。我顿感兴趣。可这天气,写生行么?我又不免担心。

巴秋 作品 《西塘晚雨》

车抵西塘景区门口,大伙儿鱼贯而进。一进去,画家们便三俩一伙地散开了。

我与画家庄小雷、姚大伍一起,在离门不远处的河畔,支个小凳子,坐对河面写生。

河面上游船如梭。周围游人如织。时有大人小孩儿围观我们,窜来晃去的,不免有些生烦。我们草草画完一幅,便收摊了。听说前边景致还很多,人们都往那边赶。

我背上画夾,和老伴随着游人,顺着左边河沿,一路向南前行。越往前走,游人越多,景色也越有看头。天色虽阴着,雾蒙蒙的细雨如薄纱轻绡罩笼,空气分外湿润,嗅着使人特别舒适。

沿河边一家挨一家的小店,卖特色小吃的,卖小礼品的,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家家门前围着一团一簇的游人,年轻男女居多。间闻广告吆喝声、流行歌曲声,游人欢叫声,声浪鼎沸,不绝于耳。虽有小雨飘落,並不碍事,因整条街面上面都黑瓦长廊罩着。

河对岸的景致更吸人眼球:鳞次栉比的店铺人家紧傍河沿而筑,开饭店的,开旅馆的,开茶座的,卖小礼品的,应有尽有。几乎都为二层小楼,一律黑瓦顶、灰白墙,各式方块天然呈构成意象,各式色彩鲜艳的遮阳伞及树花草掩映其间,数里长的河沿如同珠联玉缀,一步一景,美得令人窒息。

我更是兴奋得要陶醉:上哪里去遇见如此赏心悦目的美景啊?得赶紧搜罗进我的相机里,不!得无遗漏地镌刻进我的脑海里!眼见身边游人如潮,摩肩接踵,可他们追逐的是如画美景,而我,要我的眼我的心我的情,将这难得的美景升化为独特的艺术品,这简直令人兴奋得忘乎所以!

巴秋 作品 《屋后菜园》

我与老伴当即商定,先抓紧时间向前赶,走到河沿的尽头,再回过头来一段一段拍摄。

我遂收紧肩后宽大的画夹,不停地拨开人群,竭力向前赶。老伴一步不拉地紧随我。我俩时不时招呼着,生怕走散了。

载着游人的木船在河面上悠哉游哉地漂行着。我俩,象两条鱼儿在人的河流里奋力穿游着。

迎面一座廊桥。越过去,就是游船码头。再过去不远,就到达终点桥了。顺着廊桥向东瞅,我见支流的两岸亦是人头攒动,显然是被美景吸引。

我觉得必须也要将其搜罗进我的相机。我遂吩咐老伴坐在廊桥石凳上,边憩息边等我,我只身去桥东拍摄,尽量快去快回。

待我拍摄毕返回廊桥,却找不着她了。我边放开嗓门喊她,边用手机呼她。终于呼通了她的手机,她说她已到终点了。我让她在终点等我。谁知我当赶到终点桥时,又没找到她。她在手机里埋怨我,说左等我也不来,又等我也不来,她只得又返回到原来的廊桥上。我说你千万不能再跑动了,我返回去遇你走。终于,我俩各打着手机呼叫,直到在离几步远的廊桥中间碰面了!我看她都淌眼泪了!泪水中满含疲惫、焦虑与委屈。不能怪,正是国庆放假期间,游人实在是太多了,裹挟着你不由自主地随波逐流,一不小心两人就擦肩而过,反向而行!

已近中午了,雨也渐渐大了。我们与举办方联系后,至对岸河沿某茶座休息,吃饭。遮阳伞下,我们要了一壶茶,对着河面品茶、观景、写生。雨意微茫中,游船上的游人看我们,我们在岸上画他们,眼神专注地随着游船、水波移动……

次日,辞别西塘。然而,这西塘雨意,长久地缠绵于我以后的一幅幅画面中。我连续画了十多幅西塘晚雨图,並特地用20余天时间,画了一幅手卷,叫《烟雨江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