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康之后就可以横着走了?多位院士的“因病逝世”为大家敲响警钟

“病毒总有传不动的时候!”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司司长焦雅辉接受了央视《面对面》采访,在被问到还有多久能够熬过这段艰难的时光时,焦雅辉说出了下面这段话:

“病毒传播一定有它的传播系数,传播到一定程度了,病毒总会越来越弱,到了这样一个阶段,这个困难一定会过去的。”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言下之意病毒会越传越弱,就这么一直持续下去,总会有传不动的时候,等到那个时候“艰难的时光”也就熬过去了。

坦白讲,我真的有点被这个回答给震惊到了,虽然焦司长说得很委婉,但是意思不就是:

大家加把劲,再努努力,继续扛一下吧!等扛到病毒撑不住的时候,我们就胜利了!

至于到底要扛多久病毒才会撑不住?到底是人先撑不住还是病毒先撑不住?这些问题大概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而且最近我又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一些城市,很多阳康过后的人都开始出现一种新症状,这个新症状的名字叫作:天晴了雨停了,他又觉得他行了。

根据我的观察,目前我身边很多阳康之后的人都开始不戴口罩,在网络上,也已经有一些专家站出来建议可以摘掉口罩。

以北京为例,根据著名流行病学专家曾光的透露,虽然没有具体统计,但是北京的新冠感染率可能已经超过80%,建议市民可以分场合摘掉口罩。

很显然,自从历经感染高峰,阳康之后,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疫情拐点已经到来,新冠已经不足为虑。

但是拐点真的来了吗?

就在1月4日的时候,就有2则讣告上了热搜,一个是工程院院士、快堆事业开拓者徐銤在北京因病逝世;另一个是工程院院士、岩土工程专家葛修润因病医治无效逝世。

而这已经是一周内第15位院士逝世。

而且就在上个月的时候,仅12月15日至25日短短11天内,就有14位两院院士先后病逝,其中,年龄最大的102岁,年龄最小的仅57岁。

在12月30日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文章《2022年,我国痛失多少名院士?答案令人震惊!》,里面大概介绍了院士能够享受到的一些医疗待遇和近5年的院士流失数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

很显然,以院士能够接受到的超高级别医疗待遇,这种大面积因病逝世的情况是极为不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太多了。

我们不知道普通人感染新冠之后的致死率,因为没有权威部门站出来公布真实数据,但是从需要排队的火葬场和无法隐瞒的院士讣告就可以看出来,新冠的问题远比大家想象中严重。

说了这么多我到底想说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想告诉大家,疫情拐点尚未真正到来,千万别听某些专家在那里胡咧咧。现在根本没有真实可靠的数据供大家参考,即便是专家大多数也只是纸上谈兵。

所以无论你现在是否已经感染,是否已经阳康,都别放松警惕,更别摘下口罩,毕竟1000多种毒株,总有适合你阳或复阳的一款。

告诉大家一个冷知识,目前世界上新冠最高重复感染次数是8次,最长持续时间是505天。

另外我们不要忘了,国外都已经比我们提前放开那么久了,如今都还能有新的毒株后来居上,我们又凭什么认为国内的病毒这么快就会传不动了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2023年大概率会比2022年更难,建议大家做好长期“过冬”的准备。

认知觉醒:

生有益于人,死不害于人。——《礼记·檀弓上》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认知修行在个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