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证|“白肺”到底是什么?重复感染新冠症状会越来越重?

事件背景

目前,中国很多城市都已经度过了第一波新冠感染的高峰。在互联网和社交圈中,对于“白肺”、复阳、重复感染的关注和讨论越来越多。本期,《新闻鉴证组》针对网友关注程度较高的两条问题进行了调查。

问题1 :奥密克戎导致白肺?肺炎患者为什么这么多?

2022年的12月下旬,一位知名博主在自媒体发文,家中老父亲感染新冠去世,肺部CT片出现了大面积白色阴影。随后又有媒体报道,一个12岁孩子化名周周,咳嗽一周不就医,结果来到医院时,检查发现,一侧肺部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白肺。

奥密克戎这个毒株不是感染上呼吸道吗?为什么我们身边却出现了那么多的肺炎患者?

核实过程

什么是“白肺”?

江剑:所谓“白肺”并不是专业的医学名词或疾病,而是根据形态学衍生的一个简单叫法。健康的肺是由通气功能正常的肺泡组成,这样的肺泡充满了空气,在X光和CT上都是透光的,并且显示为黑色,但如果肺部有严重疾病,比如肺炎或肺部肿瘤或者有大量积液,让健康的肺泡组织被破坏,肺里的密度增高,透光性变差,这时在X光和CT影像上,就表现为白色,通常当白色覆盖到至少一半的肺,才被一些医生通俗的称为“白肺”。

“白肺”是新冠引发的吗?

江剑:白肺”不单单是新冠的一个现象来的,很多不同疾病都会有这种现象。而这次是新冠引起的或者新冠诱发的,都有可能。有些患者刚开始的时候是病毒感染,病毒感染了之后,他肺部的环境有了一定变化,然后他的免疫性也慢慢下降了。这种情况并不是只有新冠有,流感感染也有,很多肺部感染都有这种情况,这是很常见的一种情况。对于新冠来说,不单单奥密克戎有,德尔塔感染也有,阿尔法感染也有,只是每一个变异种所造成的严重程度并不一样。

那么,相比德尔塔和阿尔法,奥密克戎的肺炎感染率大吗?

NCBI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官网中,一篇题为《2022年中国北京新冠灭活疫苗对奥密克戎和德尔塔变体感染肺炎进展的保护作用》的论文研究者收集了2022年1月至4月期间北京265名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的数据。其中,德尔塔感染病例111人,奥密克戎感染病例154人。论文研究者对比两种毒株感染者后发现,在111名德尔塔感染者中,肺炎患者有62人,占比56%。而在154名奥密克戎感染者中,只有25人感染肺炎,对比德尔塔的肺炎高感染率,已经下降到16%

这张图显示的是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它现在的传染性已经和水痘相当,可以1传10。

奥密克戎的高传染性说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使得感染的人数呈几何级的增长。基数增加后,住院、肺炎感染者也会相应增加。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因素影响肺炎感染者如此之多呢?

同样是《2022年中国北京新冠灭活疫苗对奥密克戎和德尔塔变体感染肺炎进展的保护作用》的论文,研究肺炎数据的章节中附有一张表格,其中清晰的列出在154个奥密克戎感染病例中,60岁以下有132个人,其中非肺炎117人,肺炎是15人,肺炎占比11%60岁以上有22个人,非肺炎12人,肺炎10人,占比45%发病率增加了4倍。

这张表格中,还有这些患者对于基础病的关联数据,表明了有基础病的感染者肺炎的发病率也较高,其中有糖尿病史的奥密克戎感染者,11人中7人肺炎,肺炎比例是63.6%。没有糖尿病病史的奥密克戎感染者143人中18人肺炎,肺炎发生的比例为12.5%。

论文还显示,没有接种疫苗德尔塔感染者肺炎比例为85%接种完两针疫苗加一针加强针之后,肺炎比率下降为42%从没有接种过疫苗的奥密克戎感染者的肺炎比例,则只有28%,即便不打疫苗,奥密克戎感染者的肺炎发生率也低于接种过加强针,但感染了德尔塔的人群。这份研究中,感染者接种的是灭活疫苗。

江剑:如果说疫苗打的时间是对的,确实可以预防重症和预防死亡。因为病毒进入到人体之后,它保证要是和人体的细胞相结合,然后它会复制,但是如果说我们身体里面有一定的抗体,那么病毒在进入到人体细胞之前,已经被抗体中和掉了,它无法进入到人的细胞,就无法造成细胞的破坏,那么也就无法产生炎症,无法产生炎症,肺炎就不存在了,那么就防止了肺炎的出现,防止了重症防止了死亡。德尔塔的特点就是引起肺炎的概率要高,重症的概率要高,但是它的传染性没有奥密克戎这么强,但是奥密克戎反过来它感染的人口的基数比较多,但是重症,就是肺炎的百分比要少,但是你要说这都是比例来的,我们说的是比例,但是做绝对人口来说,奥密克戎是德尔塔的好多倍,所以说你单纯地看数字,你反而觉得奥密克戎感染肺炎的人数比较多,这就是现在我们北京所见到的这种情况。

鉴证结果:并非只有新冠,许多其他疾病也可诱发“白肺”现象,有基础病的患者肺炎发病率较高。奥密克戎由于感染基数多,因此肺炎感染人数多,但实际感染率低于阿尔法与德尔塔。

质疑2:多次感染新冠会使免疫系统受损?症状越来越重?

2022年11月10日,《自然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结论是再感染会进一步增加感染期和感染后,多器官系统的死亡,以及重症住院和其他后遗症的风险。为了减少新冠导致的死亡和疾病的总体负担,将需要制定预防再感染的策略。

多次感染新冠,一定会造成症状一次比一次严重吗?

核实过程

我们连线采访了一位已经感染过三次新冠病毒的同事,他在2021年底到美国初次感染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感染了第二次新冠。

老朱:我是2021年年底去美国,在2022年1月份的时候我就突然感觉到肌肉酸痛,嗓子疼,还有就是想睡觉的一个症状。第一次染上后两天的时间就缓过来了,但是后来仅仅过了也就不到一个月,第二次又“中招”了。第二次就是嗓子剧疼,持续了一周的时间。这次国内放开以后,感觉到嗓子有点疼,然后一测两条杠,我竟然第三次感染上了。

为什么会出现短期内重复感染的现象?

江剑:一般情况下如果在短时期之内,它并不是重复感染,只是第一波的病毒没有清干净,因为核酸测试是非常敏感的一个东西,所以说如果那一个人没有症状,只是核酸测试阳性的话,它有很大的可能是假阳性,并不是重复感染了,而只是身体里面的病毒死了以后,留下的一些残余物,被核酸测试给测试到了。我们要确定重复感染的话必须要做基因测试,就是说他原来的感染的毒株和这次毒株是不是有差异。如果有差异叫重复感染。从现在的所有的文献里面,我们非常少见到三个月之内有被不同的毒株感染的人。如果有的话,那么第二个可能性就是那个人的免疫系统有很大的缺陷,比如说接受了化疗或者说接受了某种免疫的压制治疗的人。因为他们前面产生的抗体消失了,所以他有可能会重复感染。第三种就是变异体的问题,像2021年年底当奥密克戎出来时,我们确实看到有些人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就是感染了德尔塔,然后在短短的一两个月之内又感染了奥密克戎,这和奥密克戎的免疫突破有很大的关系。

《自然医学》杂志中这篇论文究竟是如何调查的?是否具有权威性?

江剑:他们是取样美国的退伍军人医院大概900万的退伍军人,取样的时间是从2020年3月1日到2022年5月6日,未感染者取样了500多万人,一次感染的44万人,反复感染的4万人。这个研究报告里面的人群是退伍老兵,他们的平均年龄是60岁,整个调查里面很难推广到其他人群。退伍军人里面,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很多轻症无症状者或者是轻症人群根本就没有去那边看病,所以说他们统计的人数里面其实基本上都是症状比较明显的,或者说相对来说偏重症状的一些人数。

江博士与该论文其中一位作者联系后,获取了部分原始数据样本,并读取到了一些信息。报告中提到的样本量是5,334,729个,一次感染样本量是443,588个,而二次感染或多次感染的样本量是40,947个,样本量并没有出现惊人的数字。但就是这样的数据样本中,江博士还发现40,947个中感染三次以上的人,他的基础疾病,特别是肺部或者说糖尿病的比例远远高于一次二次感染人群。

江剑:那么从这篇文章我可以分析出来这么一个情况:当有基础疾病的时候,特别是严重基础疾病的时候,人很容易被重复感染。由于这些人重复感染,他的基础疾病可能进一步恶化,而并不是重复感染会造成更严重的新冠症状,这个和我的临床观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第二次感染第三次感染的情况症状会越来越轻。华盛顿州也调查了重复感染的人群,发现普通人群新冠的死亡比例大概是在0.5%到1%之间,重复感染的人群的死亡比例小于0.3%,也就是说只有前面的一半。所以这些大规模的数据都可以证明这篇文章有参考价值,但是它的因果关系我们还需要重新考量。

鉴证结果:一般情况下重复感染新冠症状会越来越轻,《自然医学》文章指出“多次感染会使免疫系统受损”的因果关系有待考量。

本期编导:杨新烨

文字编辑:于二丫 王鹏月

举报/反馈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