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2年内感染3次!4名多次感染新冠者的自述

“新十条”落地后,随着国内疫情防控政策的不断优化,多地陆续出现感染高峰。不少新冠感染者在网络上分享了自己感染后的历程,发烧、嗓子疼如“吞刀片”、浑身疼等,各自症状表现不同。在经历了感染“阳康”后,部分感染者开始担心:“重复感染新冠症状会更重吗?”“感染之后多久可能会二次感染?”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曾发布提醒,在已经感染后的三个月内再次感染的风险和可能性是极低的。但是,随着时间延长,随着抗体水平下降、病毒不停地变异,可能会造成再次感染。2022年6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曾发布一则研究报告,研究者评估了27位感染者的数据,发现奥密克戎BA.4和BA.5可以“基本逃脱”通过疫苗接种或曾经感染获得的免疫保护,为部分重复感染的案例提供了免疫学解释。

我们找到4位曾经多次感染新冠的亲历者,他们之中有在国外感染过3次的人,也有在国内感染过2次的人。通过他们的分享,我们从中看到三年里亲历疫情的人们对病毒认识的变化过程。

以下根据他们的讲述和记录整理:

李先生

24岁 接种两针辉瑞疫苗 感染两次

“反复怀疑自己是否感染是一种内耗”

2021年1月,我在英国读书期间第一次得新冠。有一天去超市买东西,感觉自己有点乏力,好像发烧了。回去之后就预订了当地政府免费邮寄的核酸检测包,一测确实是阳性了。

第一天晚上,我就开始发烧到38℃左右,吃了一粒退烧药就睡下了。第二天又开始发烧,鼻子也闻不到气味了。第一次感染,我心里特别慌,觉得“哎呀,马上要死了”。一直到第三天,好一点了,我不发烧了,但是腹泻了一整天。这个时候就发现这个东西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2020年10月,我刚去英国的时候,上飞机还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飞机上也有很多人穿着防护服。但是因为穿着实在太热了,整个人都闷出一头大汗,在中途也就脱掉了。我那时候还是很注意的,到哪里都戴着口罩,还会给冷链食品喷酒精消毒。

当时英国疫情很严重,我住的住宿区里估计有几千例。英国有个手机追踪系统会提醒阳性病例的轨迹,但是感染病例太多了,所以系统也统计不全。后来回想起来,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下楼抽烟,在抽烟的时候有人从旁边走过去感染的,所以我得了新冠以后就不抽烟了。

感染了以后,英国政府给我发了调查问卷来调查行动轨迹,也有工作人员打电话来告诉我可以居家休息,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提供帮助。政府还是希望新冠感染得慢一点,会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在电梯里会配酒精消毒,感染新冠之后就尽量不去医院,会安排线上咨询。我还去医院门口看了一下,是不开门的。

主要还是靠来自哥伦比亚的舍友照顾我,帮我买食物、药物。他有呼吸道疾病,很害怕被感染。英国政府建议居家14天,但是我为了避免传染给舍友,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隔离了一个多月。隔离的时候正好2月过春节,我一个人过年自己做了点菜,觉得挺凄凉的。

李先生的年夜饭。受访者供图

我给国内的朋友说我感染了,他一开始说不可能,哪有那么巧。结果后来确诊了,我成为朋友里第一个感染新冠的。一开始我也没给家人讲,怕他们担心,是过了几个月之后才讲的。

我原本计划2021年8月15日回国,但因为抗体水平太高,没有达到大使馆的要求,被迫取消了机票。我的IgM抗体一直处于比较高的水平,测了好几次,都在6到7之间,我没有感染过的同学IgM抗体水平都在1以下。

后来英国向年轻人开放接种疫苗,我就在英国接种了两针辉瑞疫苗,打完之后当天晚上烧了一下,很快就没事了,也没有其他不良反应。然后又过了两三个月,大使馆给IgM抗体长期阳性的人开放了申请通道,我才赶紧花3万多买了机票回国,在赫尔辛基转机,当时赫尔辛基晚上下雪了,从飞机上向外看特别好看。

回国之后,我在上海工作。第二次感染是在最近,是我的同住人先阳了。我也没有特意去防,因为我已经不怕了,想着如果这次不得就是超人了。

我一度以为自己抗体比较高,所以有几天出现打喷嚏的症状,我觉得可能是免疫系统在和新冠病毒对抗。到12月18日晚上,我还是发烧了,测了抗原是阳性,但是确实恢复得很快,低烧了两次差不多就好了。21日我做了一次抗原,还没有转阴。

第一次感染的时候,我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唯一的改变是嗅觉。第一次感染后的一个礼拜左右,我完全闻不到味道。到两三个月以后,嗅觉恢复到百分之七八十,然后就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对我的生活基本没什么影响,感觉还挺好玩的,本来猫砂猫屎是很臭的,但是现在感觉“哎,也就那样嘛”,在切洋葱的时候也没有刺鼻的气味了。这一次感染没有味觉和嗅觉的改变,但会有点咳嗽,第一次感染的时候完全没有咳嗽。

没能回国那半年,我在欧洲玩了一圈,当时有一波疫情的反复,很多国家封锁了边境。过了那一波之后,我发现就没人再聊新冠了,新冠在很多地方已经不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了,没有人会关心你得了与否。我的哥伦比亚室友一开始对新冠是非常谨慎的,后来他慢慢也觉得大家都会得一遍。

我是学心理学的,我觉得这种不确定的事情是会给人的健康带来影响的,如果每天都在反复怀疑自己是否感染其实是一种内耗,如果感染了,心态也会影响康复的进程。

李女士

90后 接种三针武汉生物疫苗 感染两次

“生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今年10月20日,我第一次感染新冠,那时候我打完第三针疫苗已经过去了大概9个月。当时新疆乌鲁木齐还在静默,我自己在家的时候把家里的地漏、水池、抽油烟机全堵住了,所以当社区有人通知我说我是阳性,要去隔离的时候,我还觉得蛮离谱的。我一直呆在家里哪都没去,几乎切断了与外界的接触,怎么就阳了,还挺不理解的。

李女士抗原结果。受访者供图

当时我的身体是没有出现什么症状的,抗原测试也是阴性。后面也连续测了三天抗原,都是阴性。这三天中我感觉自己的后脖颈有持续的痛感,以为是落枕了,再加上抗原没问题,我就没太在意。

到了第四天,我的抗原就变成了阳性。当时方舱已经没有位置了,社区就要求我去一所学校里面隔离。因为不知道隔离的环境怎么样,我就没去,自己在家隔离。后面抗原一天测是阳,一天测是阴,这样差不多反复了七八天,当时朋友们还戏称我是“阴阳人”。

这七八天里,我的胳膊、腰、蝴蝶骨都开始出现了疼痛,身上像背了一个小人一样,总觉得很沉,好像时不时就在背后拆你的骨头,那种痛感真的难以忍受。还很嗜睡,疲惫感席卷全身,每天就只想躺着,喝再多的水都觉得嗓子很干。

由于处在特殊时期,各种物资都很稀缺,当时只能自己在家多喝热水,用盐水洗鼻子漱口,然后配合着祖卡木和连花清瘟进行药物治疗。症状康复后,我的抗原测试还是阳性,直到三天后才转阴。

第二次感染是在12月10日左右,有位同行的小伙伴不舒服,我照顾他的时候没有戴口罩,结果第二天就中招了。刚开始的时候,我的抗原检测还是阴性,差不多到第六天测试的时候才显示两条杠,所以抗原自检也不一定准确,现在很多人出现了发热、全身酸痛等症状基本上就是感染了。

这次感染的症状相较于第一次要严重很多,都快十几天了呼吸还是不太顺畅,也一直在咳嗽,除了一些基本症状外,甚至感觉还出现了脑雾。有次我正在打游戏,打到一半大脑就空白了几秒,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还在打游戏,当时觉得脑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其实两次感染我都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第一次感染的时候,我已经接种完三针疫苗了,再加上当时身边已经有不少朋友阳过了,向他们询问发现大家都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包括我自己康复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后遗症,就心安了不少。

第二次感染还是心存侥幸的心理。当时朋友出现症状后,我以为自己阳过一次体内应该已经有抗体了,照顾他的时候就没太注意个人防护,结果就被传染了。由此可见,这个病毒的传染性是真的很强,大家在照顾他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身的防护。

现在人们对于新冠的认知都很全面了,我两次感染都告诉了家人,他们并没有太过担心,都知道现在这个病毒的致死率很低了,只是嘱咐我好好照顾自己。未知才会产生恐惧,当足够了解之后,恐惧也就随之减弱了。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还是要做好防护的,努力做到保护好自己在生病的情况下也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心态。作为一名打工人,我不可能一直不与外界接触,也必须接受自己可能随时感染的事实。但是,生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康复之后也得为温饱努力。

葛女士

27岁 接种两针辉瑞疫苗 感染三次

“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它的”

我在西班牙工作,第一次感染新冠是在去年的11月底。当时我的老外同事感觉不舒服,就去医院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因为我们两个平时接触的很多,我就很害怕,觉得自己应该也感染了。

后来,我自己也去做了核酸检测,果不其然是阳性。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恐惧的。但是当时身边的朋友们有很多都已经感染过了,所以说还是比较有经验了,对病毒的恐惧也降低了很多。

我第一次感染的前三天一直在低烧,并且额头和脑袋侧面特别疼,就像神经不停抽痛的感觉。整个人非常疲惫,浑身刺痛,肌肉也酸痛,有时候感觉像被电了一下一样。

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服用芬必得来缓解肌肉酸痛。后来咨询了一下家庭医生,他给我开了一些维生素C和泰诺。到了康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有点嗓子疼,我就一直在吃润喉糖,给嗓子消消肿。

对于感染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西班牙是欧洲感染率排名前几的国家,我也不可能一直不出门,所以说感染也只是迟早要面对的问题。但是,在西班牙,每个人都可以拿医疗卡领取一份免费的抗原。你要是发觉自己感染了,居家隔离就可以了。

第二次感染是在今年的七月份。这次感染的话,我是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出门基本都做好了防护,一回家就洗手消毒,也减少了很多和朋友们的接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感染了。不过,西班牙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全面放开了,我身边的很多人也都二次感染了,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一点不注意就会被感染。

第二次的症状没有第一次那么严重,发烧了两天,第三天就抗原测出来是阳性,在第五天的时候就转阴了。转阴过后就只剩下流鼻涕、嗓子痛这两个症状,我也就当作普通感冒来对待了。到了第七天,基本上没什么症状了,我也没有再喝药。感染的话一定注意不要乱吃药,有些药其实没必要吃,你有什么症状就去吃缓解这个症状的药,对症下药。

第二次康复后,我回国待了两个月,再回西班牙之后,今年11月份就第三次感染了。这次是我爸爸妈妈在西班牙感染,作为密接的我也没有逃过,自己一测抗原就发现中招了。当时我是觉得这回我应该不会再中招了吧,毕竟已经感染两次了,没想到还有第三次。

这三次感染的症状可以说是越来越轻。到了第三次就只有流鼻涕、打喷嚏,嗓子有一点点发炎,没有什么其他症状了。我个人觉得自身的免疫力还是很重要的,因为没法保证自己每时每刻都能做好防护,再加上现在感染的人数很多,做好了防护也不一定不会感染,所以增强自己的免疫力才是最保险的。

第一次感染之后,我发觉自己跑步或者做有氧运动的时候会比以前喘很多。我自己是一个健身爱好者,以前也经常会去健身房举杠铃之类的,现在做这些运动就感觉更费力一些。

第二次感染有一点伤害了我的声带,我的声音听起来变哑了许多。另外对我的气管也造成了一定伤害,变得很敏感,秋冬季节一到寒冷的时候就会干咳,有时候咳得都停不下来,这点还是很烦心的。

经历过三次感染,现在我对于这个病毒算是抱有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没什么可怕的,目前的生活还是蛮正常的。尽量让自己保持愉快的心情,不要过度焦虑,感染的话就针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去治疗,基本上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康复,也不会留下什么特别严重的后遗症。

既然现在我们无法消灭这个病毒,那就先放平心态,要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它的。

王女士

25岁 接种三针科兴疫苗 感染两次

“能少得就少得,能不得就不得”

我第一次感染是在上海,今年4月份中下旬,当时封控时期我们小区已经有很多阳性了,我们自己楼栋也有。

我感染之后症状还是比较厉害的,第一天明显有发冷的感觉,还会拉肚子。第二天晚上就开始发高烧了,具体多少度家里没有体温计就没有量。但是我感觉烧得挺高的,晚上好几次热醒,浑身发烫酸疼,吃了个退烧药就继续睡了。前两天抗原都是阴性,第三天退烧后测出来阳了,后面就是咳嗽感冒的症状了。

当时我知道感染后要和家人及时隔离。我和妈妈的房间隔得比较远,用餐上厕所会及时用酒精喷雾消毒,所以妈妈一直没有感染。那个时候我妈妈还是很紧张的,嘱咐我多喝热水。

王女士在方舱的床位。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感染的时候,我还是蛮害怕的,第一时间就和朋友说了,朋友们都来安慰我。后来我转移到方舱,在方舱呆了14天。我每天就想一天天快点过去,期待自己核酸阴性的结果。当时我身边的舱友都是叔叔阿姨辈的,大家人都很好。

一个人在舱里其实挺无助的,和身边叔叔阿姨聊聊天啥的,就感觉不是自己一个人了。从舱里回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因为舱里条件原因很久没有洗澡了,当时心情就是终于回来了。

后来政策放开之后,我没有担心会反复感染,还是比较随心的状态。我比较喜欢运动,每周都要打几次篮球,平时也会去家附近的健身房,也不可能说戴着口罩打。

第二次感染是在12月16日。我是小学教师,工作原因需要天天做核酸才发现的阳性。我们平时上课都要戴口罩,学生老师都戴。

12月16日我检测出核酸阳性了,除了嗓子有点疼,到20号没有任何症状,抗原也一直是阴性,也没有吃药。当时身边朋友很多也阳了,但一般都是第一次感染。大家以为我有抗体,所以得知我二次感染还是比较意外的,会来问我的情况。

这次我还害怕阳了之后难受,因为朋友们有头疼得睡不着觉的,有呕吐的……没想到这次没有什么症状。

放开之后,身边很多朋友都阳了,我觉得早阳晚阳都得阳,所以也做好了准备。日常出行还是要注意防护,能晚得就晚得,能不得就不得。

(个人体质有差异,采访对象系随机联系,所述情况仅供参考)

转自:澎湃新闻

来源: 大河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