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教授赵德馨回应“知网被罚8760万元”:关键不在罚多少

12月2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认定知网构成《反垄断法》两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知网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21年中国境内销售额17.52亿元5%的罚款,计8760万元。

对于这一处罚,有网友表示终于尘埃落定。但更多网友对罚款金额提出看法,表示“罚得太少了”“太让人失望了”,还有网友觉得“知网对全体用户的盘剥并非只有2021这一年”,为什么只处罚2021年中国境内销售额的5%?

对此,被称为“撬动知网第一人”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中表示,市场监管总局对知网罚款多少“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但这不是最关键的,“关键在于后续的整改如何落实,知网作为知识交流平台,如何真正地保护知识产权和知识创新,这是牵涉到国家创新发展的核心。”

赵德馨、周秀鸾夫妇 受访者供图

知网第一时间发布整改方案

赵德馨:知网须脱胎换骨

市场监管总局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同时,还表示将坚持依法规范和促进发展并重,监督知网全面落实整改措施、消除违法行为后果,要求知网围绕解除独家合作、减轻用户负担、加强内部合规管理等方面进行全面整改。

《中国科学报》注意到,在收到处罚后,知网通过其官方公众号第一时间表态“诚恳接受,坚决服从”,并发布《知网整改方案》,该方案“结合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知网制定了五个方面共15项整改措施”。

“我觉得我的主张被接受了。”在阅读了《知网整改方案》后,赵德馨告诉《中国科学报》,知网曾先后三次与他和妻子周秀鸾沟通,他向知网提出的最核心的诉求就是,希望知网由一个具有垄断性地位的暴利企业改革为服务型的知识交流平台,“这一点我觉得他们的整改方案中已经有所体现了。”

赵德馨告诉记者,他的主张是一贯的,就是要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来指引知网的发展。这要求:第一,作者创造的劳动应该得到尊重,应该通过拟定协议合同等方式来维护创作者的合法权益;第二,要尽可能减轻用户特别是本科生、硕士生等弱势群体的负担;第三,也要保障知网作为平台企业的合法利润,这意味着合理定价,而不是借垄断地位牟取暴利。

记者注意到,在《知网整改方案》公布的15项整改措施中,2条涉及“彻底整改与期刊、高校的独家合作”,以谋求弱化其垄断地位;6条涉及“大幅降低数据库服务价格”,意在减轻用户负担;3条涉及“保护作者合法权益”,重点围绕“依法获得著作权人授权”“完善稿酬支付办法”“健全作者服务机制”来保护创作者权益。

“这些整改,对知网而言是要脱胎换骨的。”赵德馨对记者表示:“换言之,知网目前需要从本质上作出改变,从垄断性的暴利企业变成服务平台,这个过程肯定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它背后也有股东、投资人,但知网能否成功变身,也是检验其是‘真改’还是‘假改’的关键。”

《中国科学报》了解到,知网背后母公司系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同方股份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共同运营知网。2021年年报及2022年三季报显示,同方股份已连年处于“亏损”状态。

知网曾提出重新上架其作品

赵德馨:重要的是细节和规范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与知网据理力争、对簿公堂,赵德馨、周秀鸾夫妇在知网平台的合法权益正逐渐获得兑现;而大多数沉默的作者,其作品仍处于被侵权状态。对此,赵德馨在采访中谈到,即便知网已遭到处罚,但要大多数人都能实现维权还非常难。

赵德馨提到,在他与妻子对知网的维权案中,知网最初将其论文等著作成果下架,此后在官司败诉后又主动提出将这些内容上架。目前,双方还未完全协商一致。

“我们觉得简单恢复上架意义不大。”赵德馨对《中国科学报》说:“那只是表明他们愿意在这件事上改正错误,但关键的是,要建立一个规范性的东西,这其中就涉及到价格怎么定,怎么贯彻《著作产权法》,怎么贯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原则。”

他表示,这些都需要更多细节性的条款来落实,以确保对作者劳动成果的尊重、对知识创新的尊重,并真正体现出知网平台的服务性。他认为,这些才正是知网要整改的方向——知网作为国家知识创新共享平台,如何推动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落实。

“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的影响是很深远的,它不仅是知网一家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所有知识平台角色定位的问题。”赵德馨对《中国科学报》表示:“知识平台要真正地回归到当初成立时的初心中来。”

在采访的最后,赵德馨表示要借《中国科学报》表达对法律界、传媒界以及各界知识分子的感谢:“没有你们,我和周老师当初的冲冠一怒可能什么也换不来。这同时也显示了,知识产权的维护需要全社会共同发力。”

被问及妻子周秀鸾对知网被处罚和整改的消息作何反应,赵德馨说:“周老师也和我一样,非常开心。”(科学网‬)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